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25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就在人最抓不住的时刻悄然流逝。

    孩子们的暑期到了,吴桐拆了石膏后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童童,和张翰可一家游夏威夷。

    厉仲谋突然变得好讲话,竟没有反对他们的出游,大概是忙到无暇顾及其他了吧,这对吴桐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这两个人一离开,原本热闹的厉宅一下子冷清下去。陡然的变化令佣人们有些不适应,厉仲谋一直以为自己习惯这样的冷清,却也待了不到两天,就搬回了铜锣湾的复式公寓。

    因为一个女人变得混乱,这不是好征兆。不用见面,或许对彼此都好。

    再者,公寓离cBd区近,方便他处理公务。

    挑灯至午夜时分是常有的事,厉仲谋连日来飞了趟美加,公司的事积了很多,他回港后便马不停蹄地工作。

    已是深夜,厉仲谋自文件上移开目光,揉了揉酸涩的眉眼。看看表,11点。

    夏威夷那里,现在是……

    打断厉仲谋思绪的,是此时响起的手机铃声。

    林建岳来的电话,提醒他要动身去机场了。

    张曼迪今天回港,厉仲谋答应了要去接机,林建岳记得这事,他自己倒是忙得忘了。

    时间掐的准,厉仲谋到机场不久,张曼迪下机,接了张曼迪从专用通道出来,车子悄无声息驶回公寓。

    两个人都是满面的疲惫,张曼迪偏头看他,想说话,忍住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车上没说几句,车厢内流溢着轻音乐。回到公寓,厉仲谋还有事情要忙,“你先去睡。”

    张曼迪却撑着眼皮摇摇头,待在书房看他办公。

    有什么在改变?对了……他离开她时,没有吻她的额头。

    张曼迪看的出来他的心不在焉,可惜,和往常一样,什么都不能挑明了说。

    而他,对工作,绝不会心不在焉。

    这个男人工作时的样子,于她,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张曼迪爱极他这样专注的神色。

    等了很久,他依旧在忙,张曼迪无所事事间,回了卧房换睡衣。

    卧房有简易书架,她换好睡衣后,便走到书架前看看。

    他平日里看过的书都习惯放在外层第三格。

    第三格第一本,棕色封皮,张曼迪取下来,翻到第二页的时候就愣住了。

    B照。

    胎儿的心率图。

    ……

    ……

    张曼迪僵着脸,机械地一页页翻过,直到照片上出现那个抱着刚出世的婴儿,对着镜头微笑的女人——

    张曼迪手指一颤,瞬间就咬紧了牙齿。

    再往后翻,却陡然没了内容,张曼迪也有所耳闻,这个女人产后一段时间患上抑郁症,大概是没有心思再记日记了……

    后头伸过来一只手,抽走张曼迪手中的日记。

    她回头看时,厉仲谋正面无表情地合上日记本,转身将日记本放回书架上。

    ……

    他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波澜不兴的样子,张曼迪怎么也猜不透了,几乎要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幻觉,凭空想出了那一本日记来。

    张曼迪走过去,温 顺地自身后拥抱他。

    脸贴在他的背脊。

    她知道因为她抱怨孩子的事被向佐偷*拍,还拿去做了证据,他定是猜到那是她有意为之,因此生她的气。

    可他并没有不要她,不是么?

    他近日绯闻多多,和那几个女子理不清的关系几次被报拍到做了封面,可是他不是一直对外否认的么?

    不是依旧态度明确地维护她这个女友的面子的么?

    张曼迪双手环在他腰上,感觉得到他身体一僵。她几乎要以为他要甩开她了,忙不迭抱紧,唇贴在他的肩胛:“建岳说你订了下周的机票飞夏威夷。”

    他正准备拉开她的手,闻言,手指停在离她手背一寸处。

    “吴姐是不是带着童童去了夏威夷度假?”

    “……”

    “你是要去看……他?”

    “……”

    他温 柔但不容人抗拒地拉开了她的手,回身看她,“我是去看儿子,不是去看那女人。”

    张曼迪的脸,转瞬间,没了任何表情。

    他总是教人猜不透,可这回,聪明谨慎如他,也终于说漏嘴了。

    他要去看……她,却对着他自己,都要欲盖弥彰。

    感情真的能冲昏人的头脑?

    他这么冷血的人,都……没有例外。

    厉仲谋紧随的话,又一次拨痛张曼迪紧绷的那根神经,“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别等了,先睡吧。”

    看着他离去,张曼迪的脸,瞬间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