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33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她先醒过来。

    在这个陌生的房间,在这个,不算陌生的男人怀中。

    厉仲谋犹自睡着,有力的手臂横在她腰肢上,睡梦中也禁锢。

    她看着极近处这张英俊沉静的脸孔,越来越多的寒意顺着脊椎爬上。

    窗外陽光直射入眼,她眼角一涩,宿醉的疼还存在她脑子里,吴桐痛苦地思考,昨晚……

    昨晚生了什么,她不愿记得,但是她身上青紫吻痕,还有他身上道道抓痕,都在提醒。

    还真是风水轮流,七年前他醉得意识不清,上了她的床 ,结果这一回,却换成了她……

    空气中还残留着欢愉过后的亲狎气味。

    吴桐很认真地想,她是不是也该学他,留点钱下来?

    不过他定不会稀罕她的钱就是了。

    吴桐揉着太陽穴,拿开他的手要下床 ,这时却见他的眼睫颤了颤。

    她一时间差点哽住呼吸,幸而他并未转醒。她像个没出息的恶棍,吃干抹净就要溜,他一个动作就吓得她不敢动。

    双腿刚着地,酸痛的腿心便令她骨头一软,差点要跪到地上去,她闹出了大动静,吓得半死,生怕吵醒他,再不敢多做停留,穿上衣物,披散着头夺门而出。

    可……

    这独门独户的电梯,这该死的指纹识别——

    她要怎么出去?

    ……

    吴桐咬着唇,忍着疼,急的直想跺脚,身后的脚步声都没有听见。

    厉仲谋已经到她身后了,她还是无知无觉,他只得开口:“吴桐。”

    没有半点睡意的声音——

    吴桐僵立当场。

    厉仲谋已经绕到她眼前,只穿了一条长裤的厉仲谋,浑身泛着晨间特有的慵懒气息,一双眼睛却清明地可怕。

    诱人地矛盾着的男人……

    他竟伸手按住她的腕子:“一起吃早餐?”

    吴桐重重呼吸,声音才没有颤抖:“我得走——我约了人,我……”

    他顿一顿,抓着她的手紧了紧,又慢慢松开,为她启动了电梯,却又说:“不介意的话,等等我。”

    她已经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

    很快,彼此的脸,都消失在电梯门后。

    身体深处的濡湿在提醒她这又一次的荒唐。栽了一次,决不能有第二次,吴桐寻着家医药商店的门进去。

    “事前?事后?”

    “事后。”

    “24时?72时?”

    “24时。”

    吴桐付钱的时候,看着柜台对面墙壁上镶嵌的镜子,里头的女人,心慌意乱写在脸上,也难怪店员见到她脸色诡异。

    她拆了药盒,水也没有,直接丢两粒进嘴里。

    苦涩。

    ……

    这时候走出店门,吴桐才稍微安心些。

    再买一包皮烟,抽两口,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高级社区,车流不多,她穿过马路到对面拦车。

    没有等到的士,却等到一辆鲜红车身的车停到她面前。

    厉仲谋开门下车,神清气爽的样子,西装胸前的钻签灼伤她的眼。

    吴桐才知道,狼狈的,始终只有她一个人。

    更加苦涩。

    厉仲谋上下打量她一下,拽下她的烟扔了,脱下外套披上她肩:“你这么不守交 通规则,迟早有一天出事。”

    吴桐一惊,她刚才横穿马路,他怎么会……

    刚才……他一直跟着她?

    一阵恶寒直窜入身体,吴桐来不及说半个字,已经被他拉上了车。

    没给她一点反对的权利。

    他开着车子,不知道要把她带到哪去,车窗降下来,新鲜空气灌进,吹着她的脸和头。

    吴桐摸自己的包皮,手微微抖,烟,打火机,她知道他在后视镜里看着自己,吴桐有如芒刺在背,火石划了几次都没有点着,好不容易燃了,纸烟咬进齿间,用力吸一口——

    “吱——”地一声,车子猛地刹住,吴桐顿时呛着,牙关一脱力,拼命咳嗽间,厉仲谋伸手就拽了她的烟,扔出窗外。

    回视她,隐隐含怒。

    ……

    他生什么气?

    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因为她没有银货两讫?

    还是因为她没有给他第三次机会把支票甩到她脸上?!

    她像是在跟他置气,转眼又抽出一支,这回手也不抖了,一下子点燃。厉仲谋这次动作更快,捏住她的手,烟盒,火机,统统抢过来,扔出去。

    另一手还稳稳提着她的手腕。

    她挣,挣不脱,看着他,眼睛冒火:“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

    问得好!

    我是你什么人?

    我们昨晚才上了床 ,我是你什么人?

    我们之间有一个儿子,我是你什么人?

    你爱了我七年,我是你什么人?

    厉仲谋说不出口,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吴桐胸腔剧烈起伏,他却陷入沉默。她了解他,比他知道的更甚,这个男人的沉默,往往意味着对手的灾难。她意识到危险,本能地退后,想要开车门,为时已晚。

    他瞬间攫住她,身影迅向她笼罩下来。

    吴桐唇上一疼,他将她推到车门上,狠狠吻住。她不合作,要咬他,被他捏住了下巴,不得不张嘴,纳进他伸过来的舌。

    席卷一番还不够,他吮得她舌头都麻了,还不肯放过,咬着她的下唇厮磨,手掐着她的腰,把她揽向自己,在她的肩头,胸口,大腿点火。

    她始终没能推开他,是他自己最终放弃,她扬手要掌掴,被他架住手臂。

    厉仲谋扭过她的脸,逼她看正视后照镜里的她自己:“是不是要我一一告诉你我们昨晚做了什么?!”

    她的披肩上,锁骨上,再往下,她被遮住的皮肤上,那一枚枚的吻痕,都是他要她看的证据。

    “不过又是一场一夜 情,你想怎样?”

    她仰着脸,冷眼和他对峙。

    ……

    一夜 情,没错——吴桐告诉自己——和七年前的一样。

    唯一的不同是,七年前,是他甩了支票给她,“请”她忘记这一切。而这次,是她自己离开,自己逼自己忘记。

    厉仲谋死死捏着她的下颚。刚才他还想要和她一起吃早餐,现在却真想要弄死她。可她的眼中,分明写着:厌恶。

    厉仲谋猛一闭眼,倏地放开她。忍着怒意,重新动车子。

    “我要回家!”

    “我送你。”

    骗人!吴桐看着窗外,这哪是回她家的路?

    她不想跟他吵了。

    酒精害人,从来如此,她着了自己的道了,能怪谁?

    一路沉默,车子不知不觉停了,停在哪里?绝不是她家楼下。

    不管哪里都好,吴桐现在只想下车,远离他。

    可她开门的动作硬生生定格。

    因为她看见窗外,不远处,仿欧6的圆弧台阶上热闹非凡,欢乐的亲友,围住白色婚纱的新娘和黑色礼服的新郎,有人在拍照,有人等着抢捧花——

    这是哪里?

    倏忽间,吴桐脑子一片空白。

    听见厉仲谋在她旁边说:“我现在脑子很乱,所以,这次由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