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46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脱衣 服。”

    向佐说,她便照做,很乖,褪去衬衫,捧着衣襟坐在沙上,露出大半片背。

    向佐坐在她身后,目之所见,白皙的肌肤上已经泛起淤青,可以想见厉仲谋这一拳用了多大的劲。

    他悉心上药,大概太凉了,她颤了下肩膀,然后恢复僵硬。向佐的手移到她裸.露的肩上,没再离开——他自后拥抱她。

    这个女人的身体纤弱却蕴藏可怕的力量,向佐身体里面在热,无从克制。

    “对不起……”

    她的一句话,蓦然将他打入地狱。

    向佐却并未放开她,而是收紧臂弯,“逢场作戏而已,我懂,也不会当真的。”他也很平静地说,“做不成情人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

    ……

    林建岳将车停在市外,买了支药膏回来,递到厉仲谋手中。

    厉仲谋看窗外,没有动,车子重新启动后他第一次开口,“我是不是做的过分了?”

    “是。”

    “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厉仲谋甚少这般自我辩护,他习惯找到弱点并迅改进,可这一次,他大概也迷惘了。林建岳打方向盘,启动雨刷,顺便思忖片刻,“失控,对你来说,大概算是好事。”

    厉仲谋冷哼一声,牵扯到伤口便是一阵锐疼。

    真是自作自受,林建岳无奈,“或许你该和吴姐推心置腹地谈一次。”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可她还是选择向佐。”

    他的失落溢于言表,林建岳看得出他对这女人是真的上了心。缄语片刻后道:“和Tc谈的合作案,是以吴姐的加入作为前提的,那……合作案还需要继续么?”

    厉仲谋不言语,扭头继续看车窗外边淅沥雨丝。还需要继续么?厉仲谋问自己,这个已经属于别人的女人,还需要再争取么?

    厉仲谋思考地头疼,兀自揉一揉太陽穴。

    ……

    吴桐在向佐公寓住了两天。

    她换好衣物,拉开客房门,向佐已做好早餐等她,“早安。”

    “早安。”

    向佐居家男人的一面看着很顺眼,仿佛这样一个温 馨的早晨他早已得心应手。

    不做情人 ,只做朋友……吴桐觉得轻松。

    她的手机就放在桌上,她吃培根土司的时候手机振动起来。低头一看,这个号码从昨晚起打过几十通电话进来,吴桐这时候依旧不想接听。

    眼看对方就要放弃,吴桐心中大舒口气,这时候向佐却突然拿过电话,吴桐来不及阻止,他已经按下接听键。

    向佐把电话递还给她,示意她接听。她一动不动。

    “如果你还是不敢面对,前晚说那么多狠话又有什么用?”语毕,直接把电话送到她耳边。

    “新的一天了。勇敢点。”

    向佐说的句句是真理,吴桐抑了抑嗓子:“喂?”

    那头立即响起有些不满的脆生童声:“妈咪你终于接电话了!”

    吴桐一愣,继而一笑,看得旁侧向佐心中疑惑陡升,吴桐接过电话,语调柔和:“从奶奶那边回来了?”

    “妈咪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

    吴桐一时语塞,被问得头皮一麻,她不禁扭头瞥一眼向佐,“妈咪马上就回去。”

    ……

    童童突然插话道:“哦,对了,思琪阿姨和爹地在隔壁会议室开会呢!”

    “……童童,能不能把电话给思琪阿姨,让她听电话?”

    童童“哦!”了下便没了声,很快电话换到另一个人手中,吴桐等了片刻,对方没有说话。无奈她只能先开口:“思琪你什么时候来纽约的?”

    “……”

    “思琪?”

    “……是我。”厉仲谋声音有些低沉。

    忽然之间电话那头换成了他,吴桐不受控地神经紧绷。

    一时之间吴桐甚至不知该用哪种语调和他对话。

    他呢,则是一如既往的冷静音调:“方便的话你回来一趟。你的朋友现在非常需要协助。”

    “你们在开会?”

    她终于找到合适的字眼来继续这场不该有任何私人情绪的对话。

    “Tc的高层都在,我还约了几家财团 的朋友,顾姐需要说服他们注资。”

    财团 ,注资……“这是你们的公事,我回去也帮不了什么。你忙公事吧,我接童童到外边……”

    厉仲谋打断:“吴桐……”

    吴桐缄口不语。

    厉仲谋也沉默,很久,“……对不起。”

    “……”

    “我说,对不起。”厉仲谋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不觉重复了一遍。

    此时的他,背对门扉紧闭的会议室,童童被酒店管家领去客厅看电视,厉仲谋心中思忖着电话那头的女人会是何种反应。

    依旧没有回音。

    ……

    厉仲谋嗓子一哑,内心挣扎着该不该说,但最终还是败在了她的沉默下:“我希望你能参与这个项目。”

    他静静等着这个女人的回答。

    隔很久,她问:“为什么?”

    为什么?

    厉仲谋也问过自己,为什么?

    答案快要呼之欲出时,听筒中、更远一些的地方传来的男声:“亲爱的,你是要沙拉酱还是番茄酱?”

    这般幼稚把戏,也只有向佐才会屡试不爽,更可笑地是厉仲谋觉自己竟也会因此而置气。

    一贯的冷静不再起作用,厉仲谋强忍住摔电话的冲动,艰难地保持平心静气:“你放心,我从不会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里。我只问你一句,敢不敢接受挑战?”

    曾几何时,他也曾对台下黑压压一片听众,煽动般问:敢不敢接受挑战?

    那时的厉仲谋是演讲大厅千人注目的焦点,她是台下意志满满的少年人中的一员。

    吴桐搁下了电话,静静走回餐桌前。

    “怎么了?”

    吴桐嚼着培根土司,食之无味,“我很想得到某份工作,可它是厉仲谋给我的。”

    “还有呢?”

    “他说在酒店等我二十分钟,过期不候。”

    向佐思忖片刻,拿走了吴桐手中的早餐,“我载你回酒店。”

    吴桐抿紧唇,盯着他的眸子深如静潭水。

    向佐笑容笃定:“男人重要还是事业重要?一个厉仲谋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她顿住半晌,仔细思考了他的话,突然间,拔腿就往玄关跑:“酒店离这里那么远,看来你得开快车了!”

    看着她恢复神采的脸,向佐愣怔了一秒,继而笑意更深,紧随其后跑向玄关。

    ……

    向佐一路飙车,刚在酒店前停稳,吴桐开门下车,向佐凑到窗口:“加油!”

    吴桐顿住脚步并回过身来,细细看他一眼,竟突然返回来,轻轻搂了下向佐:“谢了。”

    她踏着快而坚定的步伐推开旋转门,玻璃大厅折射出璀璨而细碎的光,和她的心情一样,带着激动的起伏。

    她乘电梯直达顶层,对着电梯镜化了个简单的妆,林建岳等在电梯口,见到她,愣了下,看表:十一分钟。

    林建岳带着她穿过悠悠的走廊,简单说了下情况,尽头就是会议室,“那几个元老都不太好说话。”

    说着拍了拍吴桐肩膀,似在说:自求多福吧。

    林建岳叩了叩门,紧接着推门而入,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望向门边,圆桌主席位上的厉仲谋看看吴桐,之后起身想吴桐走来,恍若要亲自引吴桐入座。

    厉仲谋虽是个财团 掌权人中年纪最轻的一位,但颇具权威,闻言,在场诸位纷纷向吴桐点头致意。

    会议室内气氛并不愉快,顾思琪沉默地坐在一旁,见吴桐现身,一愣,看着她的目光似乎在求救一般。

    这时候,厉仲谋已经走到吴桐身边,吴桐偏头瞅了厉仲谋一眼,他轻笑,仿佛给予吴桐镇定的力量。他与她,并肩而立。

    厉仲谋顿一顿,对所有人说:“我等的人到了。”

    ……

    吴桐入座后,林建岳按厉仲谋示意,将全新的企划书分送到在场所有人手中。

    企划书经过全面完善,大方向上未变,各环节的运作却全部推翻了之前构想,市场分析层次更全方位,行销模式更加符合厉氏一贯风格。

    时间上不允许吴桐仔细翻阅,但纵观这企划书,面面俱到,和思琪之前那份完全不是同一层次,风格倒是像……

    吴桐不禁抬眸看一眼厉仲谋。

    厉仲谋这时正起身,会议室灯全部暗下,厉仲谋扭亮投影仪,资料数据一幕幕地在幕墙上转换而过。

    光影斑驳中,吴桐只听他不急不缓道:“厉氏的立场很明确,各环节都会由厉氏一手把关,各位可以信任我们的办事能力。”

    “我希望各位能够协助我们与Tc的这次合作,成功构筑一个全新品牌。”

    此话,他直视吴桐而言。

    吴桐仿佛闯入大将会晤的角色,心生愧意。她自毕业以来一直只跟股票打交 道,从没接触过实业,此刻只能自愧弗如。

    一旁,顾思琪没来得及跟吴桐说上半句话。两天前她被急ca11来纽约,19个时的飞行时间后,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

    时间滴答走过,会议结束已是几时之后,厉仲谋与理事长握手告别后回到会议桌旁,吴桐正坐在那里,仔细翻看影印文件,林建岳在向她交 接一些事务。

    总体的投资可行性方案下附带的预算表就够她钻研多时。

    “吴姐可以慢慢看,不着急,厉总他……”林建岳肩头一沉,回头见厉仲谋拍拍他肩膀示意他退后。

    林建岳颔离去,吴桐奇怪这林建岳怎么话说半截,抬头:“厉总他怎样?”

    吴桐抬眼,便见面前的厉仲谋。

    ……

    厉仲谋看了她一会儿,递给她一枚u盘,正色而言:“现有的资源都在里面,你尽快拟一份方案给我。”

    吴桐没回答,手机适时进来一通电话。

    她看了众人一眼,走到角落接听。

    向佐来电,他正在楼下喝咖啡,问她什么时候搞定。

    吴桐尽量声地回。而厉仲谋望着那执着手机背对自己的女人,听她细细柔柔地说着:“还有些事情要……等下再……”

    她对着手机儿女情长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温 顺,厉仲谋觉得自己该对某些事情一笑了之。

    实际上他却绷着脸走近吴桐,自后抽走她的手机。

    没等吴桐抗议,厉仲谋已挂断电话。

    吴桐示意他将电话还给自己,他眉都不抬,道:“会议时间接电话,太不专业,也不尊重与会者。”

    手机也没还她,直接关了机,握在他手中。

    会议明明已经结束!

    “和Tc谈妥之后,顾思琪调来做你的顾问。”

    按照厉仲谋的意思,似乎是要她负责这个项目。

    她不是来此给顾思琪打下手的么?

    厉仲谋似乎猜透了她:“你可以。”他岿然不动地说。

    ……

    顾思琪是此时留在当场的唯一一人,身处其中异常尴尬,偏偏不能贸然离席,如坐针毡。

    直到顾思琪刻意干咳几声,厉仲谋才禁言,回神瞥她一眼。

    吴桐无奈朝好友耸肩,厉仲谋的蛮不讲理想必顾思琪也见识到了。顾思琪看看吴桐,想说什么,迟疑片刻,口型道:“别拒绝他,就当帮帮我?”

    吴桐点头不是,摇头不是,眼睁睁看着顾思琪推门而出。

    轻微的关门声一起,厉仲谋才现出一丝颓然之色。他们之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让她总是要拒绝他?——

    要她让出童童,她跟他打官司;

    待他动容了,想要给他们母子相处空间,她却狮子大开口,要走了他大笔赡养费,用他最鄙夷的方式,断绝彼此联系;

    要结婚,她没一丝留恋地拒绝;

    他没有心存念想时,她柔着他腻着他,即使酒醉地没有理智,也一声声叫他名字,而当他开始举棋不定,她却清醒无比地抽离;

    要她留在他身边,她转身便投了向佐怀抱……

    他对她这么放不下,是否只是因为她的难以驯服?厉仲谋曾经试着这般说服自己,可他明明从不是这么意气用事的人。

    他从不轻易袒露心声,无奈他混乱,无头绪,找不到突破口,那样很累。

    可似乎唯独他一人毫无头绪,她过得是越来越好,迎来新的恋情,新的生活,全不似他这般无章法可循。

    吴桐见他面露疲惫,猜他昨晚一定一直忙着企划案的事。

    现在大概是累极了。

    吴桐也不想再打扰,“我很想参与项目,可我做不了1eader……”

    厉仲谋开口打断:“吴桐,你记不记得自己拒绝过我多少次?”

    她不是拒绝,她是明白自己的实力。

    厉仲谋迈近一步,就走进了吴桐低下的视线范围内。

    吴桐看着他一双鞋尖,没抬眼。厉仲谋等了等,直接捏起她的下巴。

    身体上的触碰让她不觉后退一步,厉仲谋没再逼迫,她此时终于抬头正视他,厉仲谋目的达到,收回手。

    厉仲谋斜倚向身后圆弧桌角,双臂环在胸前,习惯性挑眉:“总是拒绝一个男人反而会让他对你更放不下,你明不明白?”

    这姿态,这语调,配着他一贯无波无澜,吴桐心中泛起淡淡疏离感,冷嘲:“……不要告诉我,你这是在说你自己。”

    如果争吵是她自保的手段……厉仲谋兀自摇摇头,他不想再剑拔弩张,不想和她吵。他……

    想要呵护她。

    他不说话,大概就是默认了。

    他是无往而不利的男人,任何女人都不是问题,就只有她,别扭,不肯合作,他抓不住,也放不掉,才会记在心上……

    吴桐这么想时,心里已经没有什么起伏。

    她觉得自己该想想还在楼下等她的向佐。

    厉仲谋将u盘嵌入接口,开启文档,目光不变,只是更加平淡地问:“你知不知道,这两天你在和别人温 存的,我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