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47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你在和别人温 存的,我在干什么?”厉仲谋看着电脑屏幕,“我在整合这些数据。分类处理,方便你调询。”

    吴桐算是领教了,他说顺耳话时具有何等的诱惑性。仿佛这一切真是为了她似的……

    “你知道,我没有那个能力——”

    “我来教你。”

    吴桐语塞,厉仲谋的目光从屏幕前流向她的脸,“跟着我做这个项目,我会教会你一切。这是你曾经的理想,我希望你能够亲自去完成。”他的话,越的动听了。

    “……为什么?”

    厉仲谋扶额,她总问为什么,难道真的不知道原因?

    童童自生得灵动可爱,姐姐阿姨都喜欢,都溺着,尤其是思琪,宠 他快要宠 上了天。

    童童面对思琪,撒娇也很有一套。吴桐走进客厅,便见童童有模有样地学着英文台的搞怪主播,逗得顾思琪直笑着揉童童的脸。

    还是童童先现吴桐,一眼瞧见,立即招手要她过去,“妈咪你快过来看,这段真搞笑!”

    顾思琪这才坐直了身子瞥眼过来。

    吴桐没能陪童童看节目,连思琪这会儿都离开了电视。两个女人走到一旁去,童童见状,端正坐在电视机前,乖乖调了电视音量。

    顾思琪瞥了眼吴桐身后,厉仲谋并不在,“谈得怎么样了?”

    “我没有把握,想先熟悉一下业务,之后再做决定。”

    顾思琪低头想了想,“有他教你,你很快就能上手,别担心。”

    好友此番言论,吴桐难免愣怔住,“你怎么知道的?”

    思琪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顿时有些懊恼,沉寂了半天,“……他前天打电话给我,把我招来纽约,还问了我一些关于你的事——”

    一句话断在中途,顾思琪等着看吴桐的反应。

    那段时间于顾思琪,古怪却又奇妙。她人还在香港,车还没开回公司,就接到陌生来电。

    对方只说,“我是厉仲谋。”顾思琪便已慌乱了心。

    ……

    那是一场私人谈话,在电话两端进行。他问了她很多,关于一个女孩,她的过去,她怀孕后是怎么毕业的,她的预产,她和孩子生活的点点滴滴……

    当时,顾思琪将车停在路边,开始徐徐地讲述她所知道的一切。

    当天香港正在下雨,顾思琪所在的这一端,偶尔行驶过的车辆,亮了又暗的车头灯,以及细细密密的雨丝,充斥在顾思琪的视界之中,令人顿生感伤。

    而另一端的厉仲谋,没再说过半个字,反而是敲击键盘与翻阅纸张的声音,清晰传进顾思琪耳中。

    回想当时,厉仲谋应该正对着计划书埋头奋战。eric1i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冷血动物,一心二用到这个程度,顾思琪甚至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听进去了。

    吴桐顿了顿,看看顾思琪,只点了下头,并没有接话。

    能和厉仲谋那样的人共同拥有一个秘密,是怎样的感觉?或许这都算不上秘密,可她……思琪话锋一转:“对了,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的新男友?”

    吴桐正挣扎着该不该细问,思琪已结束了上个话题,转变得有些快,吴桐还未完全抽离出神智,“新男友?”

    “童童告诉我的。”思琪扭头看了看沙上的童童。

    孩子笑得肚子都疼了似的,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巴,怕笑得大声了吵着她们。

    “刚才那个电话也是他打来的?”

    “……”

    “刚拍拖就是不一样,听得出你们很甜蜜。”

    ……

    甜蜜?是么?

    吴桐想了想,轻笑着摇摇头。

    这时候提到向佐,吴桐才想起自己手机还在厉仲谋手中。

    又聊了会儿,顾思琪接了上司电话,说要走。吴桐便与她一同折回去拿手机。

    童童以为要出门了,开开心心奔过来,“干妈要加班,下次再带你出去,ok?”

    童童失望二字写在脸上,吴桐一咬牙就问出口:“向叔叔在楼下等我们,要不我们和向叔叔一起出去?”

    童童记得职责所在,很坚定地拒绝,不仅一听向佐的名字就绷起脸,更有甚,孩子机灵地转转眼珠子,张口就是:“……我们跟爹地一起去吧!”

    在童童希冀的目光中,吴桐说不出个“不”字。吴桐不禁腹诽,向佐在就好了,凭他一张巧舌如簧的嘴,一定能让孩子心甘情愿地跟着走。

    向佐,厉仲谋……

    吴桐头疼。

    也不知是不是吵架吵习惯了,吴桐不再像之前那样惧怕与厉仲谋碰面,心情没什么忐忑地回到会议室,敲门进去,只见林建岳正把部分无用文件送进碎纸机。

    吴桐寻思着该怎么称呼,“厉——厉总在哪?”

    林建岳面上有一丝挣扎,“吴姐……昨天我跟您说的那些话,可能有些偏激,您别往心里去。”

    他说得客套,吴桐也客套地回:“我该谢谢你的,多亏你提醒,否则我到现在好弄不清楚状况。”

    吴桐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又问了遍厉仲谋去向,林建岳却似乎还不想放过她,“不不不,他待你和对待别的女人是不同的,没弄清楚状况的是我。张曼迪她……”

    她不想听,林建岳这时终于现,“是我多事了,”多说多错,林建岳不想真的被配到非洲,“厉总在隔壁休息。”

    林建岳说话恢复了一贯的张弛有度,也不再搭理吴桐,任吴桐径直走去隔壁。

    ……

    吴桐推门而入,一股烟味扑鼻而来。吴桐差点呛咳起来,掩了掩鼻才没出声音。

    卧室在内间,房门虚掩,吴桐手握在门把上,正要叩门,门缝内传出厉仲谋的声音:“媒体专访?那不要打扰她……下了专访再告诉她……关于影视公司的股份……”

    吴桐滞了滞,没有推门,而是反手将房门关上。她转头,远离房门。

    见外边的办公桌上凌乱不堪,吴桐想,他会不会把东西都搁在了桌上?

    他在给谁打电话?……找手机要紧!

    几台笔记型电脑,随处散落的文件,搁满烟蒂的烟灰缸,好几只咖啡杯……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满整个桌面,却唯独没有她的手机。

    吴桐看着文件上那些力透纸背的字迹,脑中自行勾勒出一幕。伏案工作的男人,一边不停喝着咖啡,一边飞执笔批注。

    大概厉仲谋他是一晚没睡。也难怪他会累,听他刚才和张曼迪打电话时的声音,都似乎隐隐透着疲惫。

    这么拼命做什么?吴桐无声叹气。只怪整个空间都太安静,看来她真的得找些事情来做,才能分散注意力。

    她将所有文件都收好,万分专注地看,厉仲谋的每一项批注都没有放过,项目合作这块策划得尤其精彩……

    “你在做什么?”沉静的声音自后方传来,吴桐放下文件,扭头。

    厉仲谋站在卧室门口,吴桐目光在他身上逡巡一遍。湿,赤着胸膛,浴巾围得很低,露着腹肌,赤脚,身上有未干水迹……

    厉仲谋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正要说话时,吴桐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吴桐抬腕看表,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已经在这里坐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