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1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纽约影展结束,大洋彼岸的香港,各大报刊大幅版面的相关报道,都得扯上三个字:张曼迪。

    张曼迪纽约影展获誉归来,风头一时无两,更加劲爆的八卦紧随而来,这位新科影后当众记者面宣布,与erinetbsp; 工作得意,情场失意——

    这个在厉仲谋身边待最久的女人,也宣布离开了……

    什么原因?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新科影后受不了商界巨子的沾花惹草,心灰意冷之下主动分手。

    事件另一端的厉仲谋呢?国外散心中?厉氏言人对此拒绝回答。

    众说纷纭,看客们也不知要相信哪家之言。

    厉仲谋对此,什么都不说,而吴桐,也没有立场问,毕竟她和向佐,越来越牵扯不清——

    吴桐摇摇头,挥去这昏沉而晦涩的想法。

    “你知不知道,5分钟之内你走神了17次?”

    吴桐闻言一愕,这才回过神来。

    面前这份摩卡已被她搅得惨不忍睹;再看对面,向佐正支着下巴望定她。

    ……

    这几天她忙,他也忙,这一切……全拜厉仲谋所赐。他们通过几次电话,她只提了自己在厉宅陪儿子,其余只字不说。

    吴桐昨天对着电脑一整天,现在头还是昏的。她清了清嗓子:“这几天你都在忙什么?”

    向佐笑笑,“在厉宅呆的这几天怎么样?”

    吴桐胡 乱用银勺搅着摩卡,“还行吧。”

    她几天没有联络他,突然又说要见面,向佐似乎也不诧异,向佐淡然笑:“老人家不太好相处,你得心点应付。”

    吴桐有点心不在焉,半天才听出其中蹊跷,“你认识厉老太太?”

    她在长岛的那几天,从来只在用餐时间能见到厉仲谋的母亲。

    老人家态度很客气,只是性格有点冷。至于好不好应付,吴桐没什么接触,不知道。

    向佐伸臂过来,亲昵地捏一捏她的脸,她后撤也没躲开。

    她躲闪的动作明显,吴桐以为他会尴尬,不料向佐毫无异样地收回手,扭头看3d展厅紧闭的大门:“快结束了,去接童童吧。”

    她这次带童童出来玩,幸而有向佐跟着,否则童童肯定要抱怨,干妈没空赔他,亲妈也心不在焉……

    天异常地热,吴桐听他这么说也看看表。两个时的世纪展,童童去看新搭建的3d世纪,两个大人才有了空闲,在展厅外甜品屋等。

    落地窗外,达菲鸭在陪游客拍照。

    陽光真是好,没有半点陰霾。

    ……

    “3d世纪”结束,一群孩子从出口涌出,两人起身去接童童。

    黑头的孩子很容易辨识,不一会儿,吴桐找到儿子,看见他正和一个金碧眼的女孩站在一起,一板一眼地用英文交 谈。

    吴桐上前,童童有点为难地仰头看她,向她求救,“她在向我要电话号码,我要不要给她?”

    洋娃娃睁着碧色大眼睛看向吴桐,儿子魅力大,吴桐当然高兴,“想给就给吧。”

    “可我们又不会在纽约长住……”

    向佐这时候也从人群中突围而近,见吴桐因孩子的一句话而哑口无言,向佐无奈地看看她,“你还没有童童懂事。明知道没可能,就别给别人奢望。”

    他笑得真好,完美无缺,吴桐不坦然了。

    最后还是给了那女孩号码,吴桐牵着童童走,孩子隔在两个大人之间,吴桐几次欲言又止,碧天云疏天,吴桐不觉出了薄汗,手心也是汗,只能换一只手牵童童。

    快要走出大门,吴桐终于耐不住顿下脚步:“向佐,其实……”

    可是童童在身边,她要怎么开口?

    已走到她侧前方的向佐这时停下,没有动,给了她一个背影。

    嚣张的车喇叭声这时突然响起,“嘀——”划破了吴桐的欲言又止。不远处的敞篷车内站起个女人,又按了声喇叭,“mark!”

    周围人多,那女人冲吴桐这边挥了挥手。隔着几重人群,吴桐看不清楚女人的衣着,但是看得见这女人笑容明丽。

    向佐这才回头:“你不是问我这几天忙什么吗?这几天,就忙着她……”

    他笑了。

    吴桐却僵住了脸。

    ……

    向佐朝那女人挥手,吴桐在一旁不知该给什么反应,向佐回头,直看得她心都悬起,她一点也不想问,他的样子却像是硬要逼她开口。

    吴桐不禁咬了咬牙:“她是?”

    彼此之间相隔一步,向佐这时跨近一步,吴桐不明白他意欲何为,除了握紧童童的手,完全不知道也怎么应对。

    她一抬眸就看到车旁的女人紧盯着自己,而眼前的向佐,淡淡说:“我的任务是陪你在厉仲谋面前演戏,私下里的生活……还是照样要过的。你说对不对?”

    一句话如同警钟敲在吴桐耳膜上,被触动心事般惶恐地掀眼看他。

    他没有表情,却突然抬手按住她双肩,他陡然欺近的脸吓得吴桐直缩肩膀,向佐的唇下一刻印上她额头。

    短暂停留后就离开了,额上的一吻带着他的体温 ,吴桐汗毛都竖起。

    总有不安的感觉笼罩住她。

    “good bye kiss,”他松开了手,看了她的脸好一会儿,“……再见。”

    向佐上了车,没说话,却一直透过后照镜看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直到车子拐上车道,他再看不到。

    “hy did you do so?”

    向佐很认真地想了想,忽然间就笑了。

    愚蠢的自己,什么时候爱上的都不知道。

    还以为依旧是一场游戏呢,还以为就跟他当初追求曼迪,追求所有厉仲谋想要的东西一样呢……

    “I rea1ize I 1ove her,but I nett make her happy.”

    ……

    厉仲谋派了车来接吴桐和儿子,车上吴桐有点走神,童童扬着脑袋看了她多久她也不知道,一回过神来就见到儿子有些为难的样子对着她。

    儿子动作做了许久才豁出去般开口问:“妈咪你很喜欢向叔叔吗?”

    吴桐错愕之下只能苦笑,这孩子才多大,开口闭口就是“喜不喜欢”的?

    一回忆起向佐刚才的样子,吴桐只觉一股郁气堵在心口,她环搂住童童,揉了揉他头,“妈咪做错了事,对他……很内疚。他大概,再也不会原谅妈咪了。”

    童童似懂非懂,吴桐也不愿儿子多想,怕他再问,赶紧开车载冰箱,开了罐饮料给他。童童喝到一半,早忘了这事,咬着吸管问她,“现在我们是去酒店见爹地?”

    “我和你爹地等会有公事要忙。你先去酒店,有什么事可以跟林特助说,妈咪晚上再去接你好不好?”

    童童点点头,对此也不太感兴趣。一想到她刚才口中“你爹地”“你爹地”那样的叫法,打心里笑出声来。

    她这个做妈的根本不知道儿子在乐些什么,童童也不告诉她,乖乖咬着吸管喝饮料。

    吴桐抵达厉氏不久,其他人也都到齐了。

    合作方拟定的项目还要细谈,Tc在品牌管理、行销企划、危机处理很多方面都不健全,会议期间吴桐神经紧绷到快要断的程度,思琪今天回了香港,留下吴桐一人,连个共同作战的人都没有。

    ……

    吴桐越来越忙,顾思琪飞香港未回,缺了思琪,她要负责的更冗杂,厉仲谋习惯利用每一分时间,Tnetbsp; 厉仲谋力主拆壳分卖Tc不赚钱的分支,此举意味要裁员,吴桐是经厉仲谋推举“空降”做中间人的,如今成了众矢之的,作了恶人。

    为此两边开会时,差点为此闹起来。

    厉仲谋只拨出了五分钟的时间听他们的意见,五分钟内他一言不,气氛糟糕,吴桐在一旁看着,按捺不住站起来:“裁员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可以整合一次资源,借鉴厉氏的体系去……”

    厉仲谋定睛看她,紧抿薄唇。

    “我决定的事,没有意外绝不做更改。吴姐,我以为你知道的。”

    吴桐的立场尴尬,所有人都禁言,看她怎么应付。她是Tc方的人,却跟这个掌握生杀大权的厉总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吴桐深吸一口气:“厉总,我也以为你知道,厉氏这次和Tc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你们收购我们。拆壳变卖我们的产业,对厉氏也没有好处。”

    当众呛声,没有人敢帮腔。

    厉仲谋沉默下去。顿一顿,看表,起身:“对不起,五分钟时间到了。”

    Tc方被失望与气馁笼罩,眼看厉仲谋走到了门口,却又突然停下,扭头对吴桐道:“吴姐,我们需要谈一谈。跟我过来。”

    吴桐觉得自己立场没问题,没有动作,Tc方的好几人声唤她,她窘迫地没了力气,颓丧地跟过去。

    总裁室视野极好,格调是厉仲谋一贯的冷色调,吴桐把昨晚连夜赶工而成的文件送到厉仲谋桌前。

    “厉总请你看看我……”

    林建岳竖着耳朵准备“听戏”,却只听到一句:“建岳,出去。”

    ……

    关门声响起,没等吴桐开口,厉仲谋不容人回绝地道:“晚上有酒会,做我的partner.”

    “我以为你要说公事。”

    “公事?”他把她的文件合上放到一边,“关于公事我只说一句:你很不给我面子。”

    吴桐倾身过去,重新把文件翻开,这回直接送到厉仲谋眼皮底下,“我是实话实说,是厉氏做得太绝了。”

    是不是最近太惯着她了?

    厉仲谋微拧眉,无奈扫了一眼文件。

    她的进步很大,可还不到火候,现在就当着众人面冒头和他起冲突,早了点。

    这时候,敲门声“叩叩叩”地响起,厉仲谋声音冷:“进来。”

    又是林建岳。

    看着林建岳推门而入,厉仲谋头疼。

    林建岳这回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童童的电话。”

    ……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儿子的声音便响起,“我把拼图全部拼好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林建岳见老板目光瞟向自己,用了一秒钟时间思考自己又做错何事,顿一顿,自觉自地招供道:“我怕他打扰您工作,特意买了三千片的拼图,想说够他玩一阵子,没想到……”

    话到中途,厉仲谋眼神示意他闭嘴……没想到这少爷实在是继承了他爹地的天赋,效率快得令人汗颜,林建岳垂着眉,暗自腹诽。

    厉仲谋收回目光,还未开口,“总裁您晚上还有个酒会。”林建岳赶紧插嘴。

    千万别像之前那样为了陪儿子改行程!林建岳心中默念。

    林建岳在一旁头垂的极低,厉仲谋要瞪,也无处瞪,只能改口:“爹地还有事要公事要办,你要什么,打内线找酒店管家或者直接叫Room servinetbsp; 童童在那一端咋了咋舌,心翼翼问:“你和妈咪一起去办事?”

    厉仲谋闻言,不禁回头瞥一眼身后的吴桐,他确实有意请她一道去,介绍几个重头人物给她,可儿子一人在酒店,他又不放心。

    厉仲谋还在犹豫,儿子已笑嘻嘻地替他做好了决定:“嗯嗯嗯,你们忙吧,我等你们回来。”

    见厉仲谋看向自己,就只所为何事,“我不去。”吴桐当即拒绝。

    厉仲谋也不假以辞色,只用那文件夹扣一扣桌面,“想我看这份文件,就得答应。”

    这男人逼迫人的手段一流,吴桐被送去挑衣服,无法反抗的失利感袭来,她只能庆幸厉仲谋没有一道来。

    高级成衣店内,店员陪着她挑选。推荐了几款都不满意,顾思琪挑衣服是能手,可她不在这儿,吴桐拿不定主意。

    就在犯难时,斜刺里递过来一件衣服。

    还以为是店员,不料耳畔响起的是男人的声音:“这个适合你,这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