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2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吴桐因是低着头,先看到的是那件幽兰润泽的晚礼服,继而才顺着视线的抬起,看清了这个男人。

    午后光景,向佐的眼底被礼服衬得一片幽谧。

    吴桐一愣后才浅笑:“真巧。”

    却没有接过那礼服。

    不知是不是多日没见的缘故,吴桐压不下紧张,向佐则表现生疏,他回头瞟了眼试衣间,“gigi在里面试衣服。我陪她来的。”

    说完就注意到她松了一口气,她的声音也随即欢快了些:“是上次那女孩?”

    向佐勾了勾嘴角算是笑。不久,gigi从试衣间出来,见到吴桐,像是认识,很熟稔地打招呼。

    年轻女人劝吴桐去试试那件礼服,说mark挑女人的眼光不怎么样,但挑衣服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gigi这么解释,向佐不置可否,只是瞥了眼吴桐。

    很淡的一眼,吴桐却不能够正视,拿了礼服躲进试衣间。

    蓝色衬肤色,礼服腰身紧致,勾勒得她腰线细的危险。

    试了很久才出来。以为他们都已经走了——可抬眼一看,向佐还等在那里,只有他一人,不见gigi.

    向佐闻声看向吴桐这边,一时怔忪。

    见过她职业女性的干练,见过她居家女人的随意,还没见过她明艳动人的性感。

    慢慢起身走近她,眼里是夸赞:“这件很适合你。”

    刻意顿了顿,又补充:“他一定喜欢。”

    吴桐觉得他误会了,可又不知如何解释,思来想去,只能说,“晚上有个酒会,是……工作性质。和他无关。”

    “吴桐。”他很轻地叫着她的名字,吴桐不得不驻足回视。

    向佐的声音带着惋惜,“如果只有他能给你快乐,那就想方设法得到他。”

    “……”

    “……”

    “你这是在帮他说话?你不是一直都很厌恶他?”吴桐不知道该给什么表情的时候,起码还记得要微笑。

    只是笑容有欠真实。

    不,我不厌恶他。

    我恨他。

    恨他把gigi塞给我,恨他料定我不能拒绝,只因为gigi的家族能帮助我的父亲……

    如果你爱的是我,那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可你,爱他……

    向佐苦笑着摇摇头,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知道,“你知不知道,你来店里很久了,我一直在观察你。你整个人神采都不一样,恋爱的女人才会那样。”

    哪里有不一样?吴桐扭头看镜中的自己。她看不出来。

    “他也已经知道我们只是演了场戏给他看,并没有真的拍拖。是我亲口告诉他的,你不用担心。”

    这算安慰的话?

    “我……”

    “你上次约我去3d展,其实也是想对我说:一切到此为止的,不是么?”

    吴桐陡然觉得半露的后背有了丝凉意。

    这时候,换上了另一件礼服的gigi正从另一间试衣间出来。见到他们,正要开口,已经被向佐打断。

    向佐没有多言,只问了gigi要哪几件,很快划卡结账,拥着gigi离开。

    留下吴桐一人,看着那两人进了路边一辆车里,随即扬长而去。

    &neta1kingabouterinetbsp;向佐猛地刹住了车。

    还未停稳,他已开门下车,gigi降下车窗,看一直着这个男人落魄的背影。

    上一次,他特地找她开车去接,特地嘱咐她要表现亲昵些;这一次,明知酒会是他父亲办的,一定会请厉仲谋,他却又特地带她来厉仲谋相熟的这家成衣店——

    gigi咬牙又说:“youshou1dte11herthetruth!”

    “Just1eavemea1one,p1ease!”

    吴桐坐在平稳行驶的车内,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就这么不期然地望见了路旁这对状似争吵的男女。

    她的表情很是异样,司机都看出来了,顺着吴桐目光看去——“吴姐,需不需要我停车?”

    吴桐有些欲盖弥彰地收回视线,“不,不用了。”

    正如他之前对她说的:明知道没可能,就别给别人奢望——吴桐看着那个男人冷怒的模样,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可恶。

    而她,今后面对向佐,似乎永远只能说两个词了:对不起,还有,谢谢。

    吴桐乘坐的车就这样驶过背过身去的向佐身侧,没有一点减。

    她回到厉氏时,厉仲谋在开电话会议,会议结束后已经是傍晚,厉仲谋进了她的办公室,“不是让你先去酒店?”

    吴桐头都没抬,一直看着手里的文件。

    就是下午她给厉仲谋的那份,上头多出了厉仲谋的批注和签名。

    吴桐没想到他竟看得那么仔细。

    签完后还直接放在她办公桌上。

    “厉总您已经看完我下午给你的文件了?”

    答案不言而喻。

    厉仲谋没说话。

    上下打量一下她,见这女人还是一身职业套装,厉仲谋挑眉:“礼服呢?”

    “没挑到合适的。”

    “……”

    她执着笔在文件上加内容:“林建岳说他会以助理身份跟你去酒会,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暂时做厉总你的秘书。不过,所有人都带着光鲜亮丽的女伴,就厉总你带着两个秘书,恐怕画面会不好看,所以……”

    话没说完,吴桐被他拽了起来。

    他拉着她的手,不由分说朝门边走。

    他脚步迅即,吴桐穿着高跟鞋走不稳,整只手臂都不得不挂在厉仲谋身上,“去哪?”

    厉仲谋头也不回:“你挑不到合适的衣服,我帮你去挑。”

    职员电梯抵达本楼层,门开启后,电梯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门外这一对男女身上。

    “厉……厉总。”

    “吴,吴姐。”

    厉仲谋朝他们微微颔,同时把来不及抗议的吴桐拉进职员电梯。

    正值下班时间,厉氏大楼人来人往,电梯里人也多,吴桐站在厉仲谋身侧,心翼翼地要从他的掌握中脱出手来,可手指一动,他就握的更紧。

    吴桐觉得电梯里异常的热。却原来,出了电梯,面对人来人往的大厅,只是更加的热。

    几乎可以说是在众人的目送下,上了停在路边的车。

    林建岳坐驾驶位,厉仲谋却开了驾驶位的门。林建岳不解:“总裁——”

    厉仲谋示意:“下车。”

    一头雾水的林建岳不甘不愿下了车,厉仲谋只对他说了句:“你先开车去酒会。”

    就扭动车钥匙,驾车离去。

    留下林建岳一人站在路边,一脸迷茫。

    转眼间,厉仲谋已经将车停在了成衣店门外的停车格。

    又回到这里,而且,厉仲谋选的礼服,竟也是幽兰色的那件。

    厉仲谋一直在试衣间外等,她换得慢,他就直言要进来帮忙。

    无奈只能加紧度,打扮一新走出来。

    他看她一眼,笑一下,看不出满不满意。

    走到她跟前时,厉仲谋突然抬手抽掉她挽用的饰。

    微卷的头披肩而下,她的色很好,柔而亮,厉仲谋目光顺着她的鼻梁向下,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自言自语:“唇色不够红。”

    说时迟那时快,厉仲谋猛地捧起她的脸,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

    他终于满意放开她时,吴桐已近窒息,唇上、舌尖都有些麻木,他却还要用手指摩挲她的唇瓣。

    嫣红似血。

    厉仲谋很满意。

    笑着问:“怎么不推开我了?”

    “……”

    “似乎还不够红润……再试一次。”

    无爱承欢53

    什么叫做被吻得七荤八素,吴桐算是领教,堪堪分开彼此时,她只觉头昏脑胀,不自禁地了好一会儿呆。

    这个女人微启双唇,双眼迷蒙,简直在诱惑,如果时间充裕,他定要深深品尝,可惜,再不走就要迟到。

    厉仲谋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她饱满的下唇,牵起她,刚迈步,转身的时候就被她反拉住。

    她的手按在他胳膊上,隐隐的像是要抓住什么不确定的情绪。

    厉仲谋回眸,只见她咬了咬唇,不知是犹豫,还是在鼓足勇气。俄而听她问道:“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她神情紧绷,厉仲谋也是神经一紧。

    “为什么和张曼迪分手?”

    这种时候,问这个问题,厉仲谋不禁顿足,低眉思考——

    为了mandy?

    为了他自己?

    为了童童?

    还是……

    “为了你。”

    这个答案并不算万分的出乎预料,可亲耳听到时,吴桐所感受到的震动,一波一波地颤入了心脏,久久不能平复。

    厉仲谋以为她会有什么反应,或嗤笑,或不屑,或震惊……都没有,她只是点了点头,随后跟着他离开成衣店,一路没有表情。

    一直认为感情不是一百就是零,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会傻乎乎地执著于此?连向佐都劝她要……

    吴桐揉了揉紧绷的太陽穴,偏头看车窗外的街景。

    夜色渐渐笼罩整个纽约,抵达酒店时已经很晚,林建岳左右逢源,各家名片收到手软,见到厉仲谋,赶紧走过去,瞥见厉仲谋身旁的美人,一愣。

    美人艳帜高张,因为距离颇远,林建岳好半天才认出那是谁。

    想到还有更要紧的事,这才敛了敛神,快步上前。附到厉仲谋耳边,只低声说了一句:“向毅在会场。”

    厉仲谋顿了顿,没说什么,只是轻巧地将吴桐的手牵到自己臂弯中,挽住,神色无恙地走进会场。

    林建岳看着他的背影,一时也皱了皱眉:真是越来越摸不透这人的心思了。

    吴桐表情有些僵硬,外人看来,两人姿态亲昵,可吴桐挨得他近,偏头就见他突然绷紧了下颌线,也不知何故。

    主办酒会的是纽约华人商圈鼎鼎大名的梁瑞强,爱女梁琦考入常春藤盟校修法学,梁瑞强特地为此,于名下酒店宴请宾客。

    厉仲谋到的最晚,梁瑞强亲自来迎接。这些都是平日只有在报章杂志上才看得到的人,此时出现在吴桐眼前,她只觉有欠真实。

    而这次酒会的主人梁琦——

    吴桐只看了一眼梁瑞强身边站着的这个年轻女人,便愣怔住。

    醒过神来时,视线便不受控地在四周搜寻。

    趁着梁瑞强和厉仲谋说着话,梁琦凑近吴桐,压低了音量,“hom you 1ookin for?mark is not here. he……”

    “gigi——”厉仲谋这时突然开口,打断了梁琦的话。

    他夸了句gigi今晚很漂亮,便找了借口与吴桐一道进了内场。

    吴桐思绪乱,理不清楚,但她起码还猜得到这一切的源头和身旁这个男人有关。

    吴桐仰起脸看向厉仲谋:“那女孩……”

    厉仲谋冷了脸:“你只需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好。”

    自此不再多言。

    进了酒会,不少人冲着厉仲谋来,有几个认出吴桐的,言谈之中,俱是神色尴尬。

    厉仲谋也不避讳,他与诸位言笑晏晏地聊,吴桐从头到尾就没细听,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悄无声息地滑下来,可转瞬间又被他强势地牵回去。

    她手中的香槟酒杯空了好几轮,他们男人间的话题,她参与不进去,那些人打量她的目光,也令她如坐针毡。

    “我想去旁边坐坐。”

    闻言,厉仲谋偏头看看她。不说话,恰逢侍应生托着盘经过,他又给她换了一杯,就是不准她离开。

    终于周围都没人了,吴桐满嘴都是香槟独有的甜涩味道。厉仲谋把应付人的工作丢给了林建岳,和她一道走出大厅,到了外接露台。

    星辰掩藏在夜幕下,没什么星光。

    厉仲谋见她皱着眉,伸指替她抚平了,“以后这种场合肯定少不了。你要慢慢适应。”

    “向佐他……”

    “不许提他。”厉仲谋语调一沉。

    有力的胳膊环住她的腰身,一搂一抬,厉仲谋轻轻巧巧将吴桐抱上露台。

    他的下巴搁在她左肩,她周身散着酒香,很淡,凑近了轻嗅,厉仲谋有了浅淡地醉意:“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

    与亮的丝毫毕现的室内之隔一道玻璃幕墙,吴桐要推开他。

    “心掉下去。”

    厉仲谋警告着,搂的她更紧。

    “因为你要我在这种场合接受历练。”

    “说对一半,”他的声音呵在她敏感的脖颈中,薄唇若有似无地贴合在她的肌肤上,她的那一块皮肤有些麻,不知是冷是热,听他在耳边低喃一般道,“更主要的原因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

    “——你再也逃不掉了。”

    直觉就要为自己辩驳,“我逃?是你招惹地太过分。”

    “招惹?”厉仲谋细细咀嚼这个字眼,暧昧 的,挑衅的,挑逗的……他笑了,“也对。只要你别用我的招数对付其他男人,你怎么说,都对。”

    说不通,驴唇不对马嘴,吴桐只能叹他们之间的沟通一直都是大问题。

    沉默间,厉仲谋细细啃着她滑腻的颈项,有些痒,她细细的颤。

    “吴桐……”

    “唔……”

    “我不勉强你其他,只要你像现在这样……”……呆在我身边,就好。

    “大庭广众之下,还请两位注意一下形象。”

    突兀响起的男音将厉仲谋的话生生卡在了半途,昏暗的露台,明亮的会场,明暗交 界处站着个人。

    看不清楚脸,但吴桐听得出那声音。

    厉仲谋松开了她,同一时间吴桐跳下露台,理了理衣襟。

    向佐两指间夹着酒杯杯柄,慢悠悠地晃荡过来:“我有点醉,想来外边吹吹冷风,不打扰吧?”

    说话间,向佐已走到二人身侧,他半个身子探出露台,俯瞰街道上的霓虹长龙。

    厉仲谋不言不语,迈开腿就要走,与向佐错身而过时,向佐笑着说了句:“向毅在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