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5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吴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他的手中是她的臂,攥得很紧。

    一向居高临下的他,此刻,仰视着她。

    可以清楚感受到心脏一点一点融化,慢慢的,细细的,如有细密地猫爪儿在抓挠、哄诱,吴桐头一低,吻了吻他近在咫尺的额头,“我先去开门。”

    厉仲谋仿佛意识到自己失态,指尖缓慢松开,她拨开他的手,去应门。

    门外是金碧眼的服务生,恭敬地送上医药箱,吴桐接了医药箱,手还抓在门把上,正要说谢谢,这时候,一只手悄无声息地自她后伸过来,按在吴桐握门把的手上。

    厉仲谋牵引着她的手,关上了门。

    服务生的身影还没有完全消失在门缝后,厉仲谋的脸已自后埋入她温 香的脖颈中。

    房门“嗒”地一声合上。

    她的后背紧贴他的胸膛,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却没有将她转过身,而是径直自后拥抱。

    将她柔顺的长拨到肩膀一侧,慢慢地,顺着脊椎吻着。

    他的手托着她的腹部,一臂之力将她微微地向后提起。吴桐一手撑在门板上,身体轻颤着,想要回头,却失去力气。

    他这时候已灵活地划开她腰侧的拉链,未全拉开,手已探进,慢条斯理地,顺着她腰身的滑腻曲线,向内。

    吴桐呼吸一滞,抓住他在她身体上游走的指头。他便改而亲吻她的耳垂,含着,吮着,一点一点的呼吸,吹进她的耳道。

    他的呼吸声,轻浅,穿过她的耳道,最终直抵心脏,撩拨着。

    神经末梢随着他的每一枚亲吻而绷紧,她的手再无力阻止,喘息着,任由他带着她的手,游走在她自己的身体上。

    连空气都仿佛已经凝固,除了彼此沉重交 织的呼吸,其余的,没有一点声音。

    ……

    她在这样的安静之中快要窒息了,终于忍受不住要回头时,他同一时间俯下脸,衔去她的唇。

    唇舌交 缠,口唇中濡湿的细响。厉仲谋牵起她的手,要她双臂环住自己的颈项,加深这个吻。

    礼服已垂落至腰际,吴桐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贪婪地感受他身体的轮廓。

    那样狂野而隐忍的动作,她勾着他柔顺地回应,她看着他的迷离 地眼眸——简直令他了狂,昏了头,偏偏动作是那样的精密、准确、而缓慢,要勾出她的欲念,要让她动情。

    他手指缠绕住她的头,唇舌进占,吴桐只觉无法呼吸,可……窒息又何妨?

    死在这漩涡般的欲念里,又何妨……

    身体严丝合缝,她的身体细细地颤栗,他低头嗅她的鼻息,感受她的意乱情迷,

    他抚摸她的身体,渐渐向下,要进攻她紧闭的双腿。

    她这时候有了的挣扎,厉仲谋停下动作,双手捧起她的脸,眼中有燃烧的火,还有,火中的、她的倒影。

    她就那样混乱地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看着。

    厉仲谋眼中黑不见底,却有什么在那里悄悄燃烧,烧灼着她。

    瞬间,就陷落他的眸光,不可自拔。

    忽的,厉仲谋将她转过身正对,就在她面前,猛地扯裂她的礼服。

    裂帛声尖锐地滑过她耳畔,滑腻的布料顺着她笔直的双腿坠落 在地,同一时间,他的膝盖挨开她的双腿,他的腿,进占其中。

    他的手准确捕捉到她湿润的核心,只用指尖在那里旋磨一秒,便“噗”地没入。

    身体内部陡然生起异样的存在感,吴桐耐不住冲喉而出的尖叫。可不过半秒,尖叫又转为闷哼——厉仲谋准确地以吻封缄,严严堵住她的口。

    “别……”

    “放松,”男人性感的嗓音细细密密地缱绻在她口腔中、耳郭中,“给我。”

    “脏……”

    吻着她不准她再说话,打横抱起她,转瞬间已进了浴室。

    ……

    淋浴间,花洒下,猛烈灌下的水珠“滴答”拍打着她的身体,顺着她的曲线落下,下巴,胸腹,直至脚背,他狡猾的唇齿顺着水流的流向,放肆地掠夺。

    吴桐的魂魄被丢进了水声中,再找不到踪迹。

    他的头颅伏得越来越低,除了水声,吴桐只听见自己太陽穴的跳动声,手按在他脖颈上,只感受得到这个男人的喉结缓缓地滚动。

    他这是在……

    品尝属于她的液体。

    他抬头看她的反应,他的目光,和她的交 织在一起,她的眼睛不知何时一片湿润,一如她身体深处不断流溢而出情动的液体。

    看在他眼里,一派波光潋滟。烫的已不再是体温 ,厉仲谋只觉心脏几欲沸腾。

    他豁地将她翻身,抵在冷而冰的瓷砖墙上。

    吴桐脑子空白,身体软,脚尖只能勉强垫着地,她没有丝毫招架之力,他贴在她身后,投在墙上的陰影,压着她的目光。

    更加坚硬的物体代替他的手指,抵在她的臀后。

    吴桐咬碎了牙齿也没能够阻止吟哦出声,全部的触感都集中在那阵阵酸慰的核心处。

    厉仲谋见她眯着眼如猫儿般哼,神经末梢凶狠地拉扯他的理智。他手托着她的腹,垫高了她的臀,迫使她弓起背脊,紧贴着、碾磨着,快要容纳。

    扳过她的脸,深吻。

    吴桐受不了口腔中的纠缠,却突然被跳脱了临界点的暴涨感攻下了身体。

    被他自后伸过来的胳膊按在湿滑的瓷砖上,她的双手无处着力,他勾着她的腰,在她身后猛烈地冲撞,每一下,都精确到令她窒息。

    呼吸声,水声,还有他:“喜欢吗?”

    ……

    她回答不了,思绪被拉扯地凌乱不堪,身后的他,用力抵着她,残酷却又细致地碾磨,吴桐一时间神智一昏,一时无力支撑,滑落在地。

    周围满布的水汽遮掩了一切,却是欲盖弥彰,厉仲谋紧贴着她跪下,她清晰地感受到,核心处仍牢牢地占着,没有丝毫分离,反而是越的猛烈,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