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6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被他牢牢占据的那一处,酥而麻,疼痛,渐渐地,奇异的又变为不可抑制的慰然。

    身体快化成了水,被他揉着,摩挲着,一刻不停地攻占着,无边的水迹飞溅在地上,她跪在那里,膝盖早已麻木,地面湿滑,却光可鉴人,她一低头,触目便是这一副煽情景象。

    映在她瞳孔中的那张脸,双唇似张似合,唇色是玫瑰色,眉眼间是丝丝的魅,整个人被从后笼住……

    眼前这个女人,是谁?

    吴桐模模糊糊地想,辨不清方向,突然就有血迹顺着水流,淌到她的眼前,冲淡了,在她眼前汇聚出一片血色。

    这时候才迷蒙地记起这个男人手臂上的割伤。

    艰难地扭过身去,“你……停下……你的,手……”

    声音在说出口的瞬间被搅成了碎片,碎在了他沉默的蛮横之中。

    他反拉着她的胳膊,迫使她腰窝折低,再折低,弯出放纵的姿态,他同一时间猛地向前狠抵,动作凶狠,在那一刻突破了一切阻碍,跃入她的最深处。

    她被陡然触及到那最软嫩的一窝,一口气哽在喉咙,不出半点声音,她不可思议地张着嘴,连呼吸都困难。

    只能咬着牙齿,在他的桎梏下鼓胀,颤抖着浑身瘫软,整个人快要被他撞碎。

    什么也抓不住,除了他横亘在她胸前作恶的手。

    什么也感受不到,除了他一下快过一下的频率。

    ……

    她的口中断断续续出无意识的哀吟,压抑着她自己,折磨着他,他的眼睛陡然微眯,看着她神志不清的模样,忽又“呵”地一笑。

    “你喜欢的,求我,别停。”

    他的声音,缓慢地拉出一道慢条斯理的慵懒尾音,他深邃的眼,离她很近,只一线的距离。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此刻的他,哪有半点脆弱?这样变着法子的折磨她……

    心里恨极了,偏偏一点力气都不存,他的手绕到她身前,不管不顾地肆虐着,她张口就咬在他胳膊上。

    用了劲,血腥味溢在口中,他贯进她的身体,她咬进他的血肉,岂不公平?

    牙齿下是他结识的肌肉,他倒吸着凉气,将她抱上洗手台,猛然间天翻地覆,映入眼帘的是雾气朦胧的镜中,彼此如藤蔓般纠缠的身影——

    不分彼此,消弭一切,徒留迷人眼眸的欲。

    吴桐陡然失去勇气再看半眼,额头一低,抵在他的肩上,哀哀地喘息。

    ……

    浑身俱是湿漉,眼中亦是,那样迷蒙地泛着氤氲。他啄着她布着汗水的额角,拨着她的膝盖,要她双腿环上他的腰杆。

    她不肯配合,对抗的力气顷刻间被他化为乌有,他把她的双手缚在自己脖颈上,捧紧了她,声音低而慢:“别松手……”

    她摇着头,狠狠地咬他肩膀,双腿却被他强按着夹在了他的腰侧,整个人蜷缩着被他抱起。

    腿间仍是紧密地契合着,紧致的嵌入令他也不能忍受,撬开她的齿,惩罚般地吻着。

    快要窒息时他才放过,强制地将彼此紧密贴合,他将她抱离了洗手台。

    悬空的不安全感令她止不住惊叫一声,他却只是浅浅地笑,离开了浴室,吴桐什么也不敢看,什么也不愿听,直到柔软的床 垫接住了她的体重,臂还遮在眼睛上,不肯放下。

    短暂的分离过后,他再度欺身而上,一片黑暗之中,耳畔是他低而快的喘息。

    他不再逼迫,只是浅浅地碾磨,缓慢,却每一下都要她娇喘,轻颤,他吻着她遮住眼的手背,哄着,诱着:“看着我。”

    “……”

    “放下手。”

    “……”

    “对,很好,看着我。”

    “……”

    “叫我的名字。”

    吴桐微掀开眼帘,对上的那一双黑眼眸中,柔情满溢,一派无底的黑色吸去了她的所有,她连脚趾都不自禁地蜷缩起来,腿缠在他的腰上,缠紧,再缠紧——

    她艰难地撑起身体,胳膊挂在他肩后,抱紧他,“厉仲谋……”

    厉仲谋肩背线条倏忽间绷紧,蓦地压向她,恨绝地令她几欲昏迷,承受力瞬时跳脱了临界点,她绷紧的指甲在他背上划下一道道红痕。

    终于,他颤抖着分开彼此。吴桐听着他闷哼了一声,他下巴抵在她的颈中,同一时刻,有液体在她的腿侧热热的溢开。

    ……

    童童由管家领着回到酒店,进了玄关,放眼望去,里间没有亮灯。

    便有些失望,仰起脸看定管家:“现在几点?”

    “1o点。”

    童童眉一皱,踢掉外鞋,换上拖鞋,灯也未开,径直奔进玄关,跳上沙,拎过电话机,熟稔地拨下吴桐的号码。

    等了等,身后不远处响起了铃声,童童不解地扭头,只见黑暗之中,一个高大身影正朝自己走来。

    没来得及定睛细看,身型高挺的男人已来到童童身旁,伸手过来按下插簧。

    童童被他抱起,周身环绕着他带过来的沐浴后的清香。

    “回来了?夜游曼哈顿,好晚么?”厉仲谋微笑着,低声问。

    童童低眉看一眼厉仲谋握着的手机,挠挠头:“妈咪呢?”

    厉仲谋想了想,“她累了,先睡了。”

    童童嘴巴一扁,手边有外带回来的食物,还散着热香,他将袋子拎起,在厉仲谋面前晃一晃:“我特地带回来给你们尝的,我去叫醒她。”

    厉仲谋一时不备,手心一空,孩子已溜出他的掌控,眼看他要跑进房间,厉仲谋赶紧揽他回来。

    “你妈咪她刚才已经吃得——很饱了。”

    厉仲谋一字一顿,选择合适措辞。他说得谨慎,同时接过儿子手中的袋子。

    ……

    刚才?怎么刚吃完晚餐回来就睡了?童童顿住脚步,不甘不愿地在厉仲谋身旁坐下。

    厉仲谋牵起童童,朝儿子自己房间走去,“很晚了,洗完澡就睡吧。”

    童童还在惦记带回来的食物,心心念念回头看那餐盒,“爹地你吃吧,可好吃了。”

    厉仲谋面上是一如往常的严谨模样,一丝不苟,波澜不惊,刚换上的居家服却透着与这神秘的夜间气息完全不符的慵懒,他一伸手就把餐盒交 给管家拿走,眼不见为净。

    “爹地,也,吃得很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