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8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他这摆的是什么臭脸?

    吴桐面对隐隐含怒的他,都不知道该骂该笑。

    胃里又是一阵恶心,她赶紧挥开他的手,伏回洗脸池吐。

    厉仲谋见她如此难受,心一下子就软下去,拳头垂在腿侧,就这么不知所措地松了开来。

    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最终厉仲谋也只是伸手捋了捋她的背,透过镜子看她。

    她却还推拒,挥开他安抚的手,洗了脸,抽了两张纸巾就走。

    ……

    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厉仲谋眉一皱:“站住!”

    一时间吴桐竟被他生生喝住,不甘不愿地停下脚步,却怎么也不回头。

    厉仲谋扳过她的肩膀要她回视,他低头,目光逡巡在她羞愤愈加的表情上。

    也不明白她怎么就这么委屈了,怪他昨晚太胡 来?

    他早间出门前关了她的闹钟,要她好好睡一觉,吩咐管家好生照顾着,她还是要撑着这张苍白的脸来上班——

    这也是他的错?

    厉仲谋伸臂抱紧她,吴桐被搂在他怀里,试着推开,没有成功,他已把她的侧脸强按到他肩上。

    动作温 柔,但不失力量。

    这个男人一点点的温 柔就足以令她无法承受,吴桐的酸涩流进了心里,没有再动,也没有精力再责怪自己的不争气。

    他的愠怒,在她这样一副表情面前,很快土崩瓦解,厉仲谋无奈地笑,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应对不及。

    ……

    厉仲谋正了正脸色:“最近大家都忙,我也不希望有什么意外。下次我会注意。”

    他谨慎些,好过她吃药吃坏身体。

    “没有下次。”

    她还要逞强,声音却没有底气,这么软软地倚在他怀里说着,没有一点说服力。

    厉仲谋会心一笑,却又很快收了笑容,捧起她的脸,嘴角一勾,眉梢一抑,厉仲谋给了她个古怪表情:“你确定?”

    太近,近到这个男人眼睫的陰影都能落到她的脸上。

    他的目光,波澜不惊下藏着缱绻,哪个女人受得了这样无声的诱惑?

    吴桐差一点又要陷进他的眸光中无可自拔,正在这时,洗手间外忽而传来脚步声。

    ……

    声音由远及近,吴桐下意识退开一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厉仲谋下一秒却拉住她胳膊,将她重新拽回,同时伸手一带,转眼间吴桐整个人被他搂着腰带进一旁的隔间。

    厉仲谋落下了隔间的锁,几乎与此同时,有人进入洗手间。

    女职员在镜前补妆,聊八卦,隔间里的吴桐听得分明。

    “总裁刚才追出来的那女人什么来头?”

    吴桐只觉寒意顺着脊椎悄然爬上:刚才自己慌不择路地,竟跑来了职员区——

    “在职员用餐区里这么闹,大家都看着,这像话吗?”

    “听说是Tc那边的人。昨天也是那女人,总裁陪着她坐职员电梯。”

    “刚才我和助理室的1inda同座,可惜她什么也不肯透露,说上头吩咐过了。”

    ……

    厉仲谋低头瞟着吴桐,似要开口说话,她慌忙抬手捂住他的嘴。

    仰头看着他,眉眼间尽是紧张。

    她这么“投怀送抱”,厉仲谋索性斜倚住门,揽紧了她,在她手心啄了下。

    看着她瞪他,厉仲谋心情好。

    直到外边没了声音,吴桐仍不敢贸然出去,右手依旧捂在厉仲谋的嘴上,全然没觉自己与面前这个男人贴的有多近。

    厉仲谋全没去在乎外边的女人们说了什么,倏然张口咬一下她的指尖。吴桐一痛,条件反射地缩手。

    厉仲谋低眉瞅一眼她放在他腰上的左手,眸色忽而变得不明。

    他看定她的眼,悄然地笑,极狡猾:“你再不放开我,不如我们就在这里……”

    后头几个字厉仲谋特意凑近她耳畔,压低声说,说完不忘似笑非笑地一扬眉,尾音拉得长而挑逗:“……嗯?”

    吴桐毫不犹豫地甩手,开门,走人,只丢下一句:“你!流氓 !”

    ……

    厉仲谋在隔间内又待了会儿才出去,笑容迅落寞下去。

    吴桐回到包皮房,幸而议员和助手还未回,她不至于更加尴尬。

    搁在桌上的手机已有几条未接来电,都是思琪打来的。

    吴桐回拨过去,才知思琪已经离开了厉氏,在回公司的路上。

    “不知道谁把裁员名单泄露了出去,我怕这事会闹到了工会,得回一趟公司。你在哪?”

    吴桐重新折向门口,厉仲谋随后回来,就见她匆匆忙忙往外边赶。

    他还未开口,就已听她捏着手机回了一句:“我也马上回去。”

    吴桐边讲电话边加快步伐,直到厉仲谋主动追上去,吴桐才现他。

    他似有话说,吴桐正要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厉仲谋却按住了她的手,令她依旧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同时微微倾身,靠近她另一边耳朵。

    厉仲谋低声说了句:“别忘了今晚的约会。”

    ……

    吴桐一顿。

    这专属于情人 间的低喃——

    一边是思琪焦急的音色,一边是他柔和的声线,吴桐一时也忘了担忧厉仲谋的话会不会被思琪听见。

    吴桐现在思绪有点乱,艰难地一心二用着,没来得及多想就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厉仲谋扣住她后脑勺,并在她额角鼓励似的吻了吻,之后绕过她回包皮房。

    “……桐?桐?”

    “嗯?”

    “你有没有听见我刚才说什么?”

    “对不起。”

    顾思琪大概也无力了,叹了口气:“我已经叫人联络了公司的代表律师,麻烦你先去mark.Jeff 1a Firm接下人。”

    “……”吴桐也想叹气了,“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