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爱承欢59

蓝白色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计程车中,吴桐看着窗外有点走神,支着下巴思忖,总不至于这么巧,她去接Jeff netbsp; 很快到了律师事务所,吴桐在会客室等,不久,一个男人解着领带走进来,姿态随意,吴桐偏头一看,就愣住了。

    向佐看看吴桐,见她脸色不好,他也是一怔,幸而情绪隐藏的好,垂了垂眼再看她,向佐成功地浅笑了出来:“Jeff手头有个反托拉斯案要忙。其余一些netbsp; “……”

    “不是很急?走吧。”

    吴桐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有点慌张,拎了包皮跟在向佐后头走出去。

    说是她来接律师,却是向佐开车,车载音响里放着cd,吴桐拨着按钮,换了好几,都觉得不够填满这满车厢的沉默。

    “你……”吴桐在副驾驶位,暗暗深呼吸了好几次,“……还在休假吗?什么时候回香港?”

    她透过后照镜看见向佐笑了,其实也不算笑,也就是嘴角勾了勾:“你就这么急着赶我回去?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

    他说的模棱两可,仿佛真的是在调侃。

    她觉得他跟之前不一样了,他还是那样无谓地笑,可有什么东西变了。

    吴桐垂下了头,真是局促:“我不是那意思。”

    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这话违心,所以低着头,不看他湛然的眼睛。

    车子仍旧平稳地开,向佐正视前方,没有偏头看半眼。

    没有什么表情的侧脸给了旁坐的她,传到她耳中的他声音,却是异常柔和的:“昨天酒会我们也没说上什么话,我们……还算是朋友吧?”

    吴桐想都没想就回说:“当然!”

    ……

    ……

    吴桐和向佐到Tc时,思琪的助理早已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外等候多时,三人很快抵达现场,各部门负责人拿着各家的裁员名单,谈判僵持不下。

    如果不是思琪主持大局,各部门大概现在还在争执。吴桐一到,便成了众矢之的,矛头直指而来。

    她解释,“裁员名单是之前拟定的,并不作准,我们还在和厉氏争取。”

    众人将信将疑,一时无人说话。

    向佐处理过多桩m&as,对此很有经验,有这个律师在场帮腔,吴桐出面调解算是有了点说服力。

    然而众所周知,厉氏从来不看好Tc的实体业务部分,部门间的调和勉强告一段落,吴桐又得马不停蹄地赶往通路公司。

    吴桐一整天滴水未进,现在又要在各个地方赶场,午后时分,异常地饥肠辘辘,饿得快要昏头,整个人走路都是虚的。

    特别是脚下还踩着极细的高跟鞋,她每多走一步,脚踝越酸疼而无力。

    正要赶往下个地点,吴桐和思琪都已经回到车上,向佐却不见了踪影。

    他的车就停在她们车前,熄了火,吴桐打电话过去,向佐只说:等等,就来。

    吴桐和顾思琪在车上等着,公司配给她们的司机在车外抽烟,思琪终于可以舒展了双臂枕着座椅,神色轻松了些:“等会儿结束了,我请你吃大餐。”

    吴桐暂时脱了鞋,赤脚,弓着身按了按胃部,笑得勉强:“先记着吧,我晚上有约了。”

    ……

    思琪立即笑得讳莫如深,“约会?真是幸福。他是哪家律师行的?改天约出来见识见识。”

    吴桐咽下喉间突然升起的颓丧,她能怎么说?

    不多时,思琪口口声声说要“见识见识”的人拉开了吴桐这边的车门。

    吴桐的脸还没来得及给出合适表情,向佐二话不说,已经把一袋东西放在了她的手中。

    向佐很快绕回到他自己的车上,全然不顾后面车中、两个女人的愕然。

    吴桐低头看,袋子里是食快餐店的外卖,新鲜出炉,冒着热气。

    车子启动了,吴桐的思绪也开始重新运转,两车并排行驶,吴桐降下车窗,看着对面的向佐,半晌憋出一句:“谢谢。”

    向佐没侧头,淡淡说了句:“快吃吧。”

    顾思琪依然不知所谓,许久,凑近吴桐,问道:“你们……认识?”

    吴桐内心暗讽着自己原来也有这么道貌岸然的时候,偏偏真的就能装出一派心无城府:“他就是那个帮我打监护权官司的律师。”

    吴桐压低了声音,她说完,抬头就见向佐下颚一紧。可她也没来得及细看——向佐关上了车窗。

    玻璃上贴有黑色的保护屏,隔绝了吴桐的视线。

    而思琪,则悄然无声地在她脸上来回逡巡了片刻,渐渐地,似乎有了一丝恍悟,不禁也沉默下去。

    幸而后头还有忙不完的事等着这几人,谁也没多余时间多做揣测。吴桐迅消灭掉热腾腾的热狗,而顾思琪,若有所思地又看了看她,低下了眉眼。

    ……

    一下午时间就这么过去,她们的最后一站是Tnetbsp;卖场人多嘴杂,裁员的消息爆出后,已经有了规模的罢工,纽约区负责人早已在那里调解多时,吴桐她们也并不需要急着赶去。

    车子平稳行驶,途中吴桐电话响,看了号码,犹豫着接了起来。

    “在哪?”

    厉仲谋的声音一贯的低,且张弛有度。

    “我还在忙,可能没办法赴约。”

    “几点下班,我去接你。”

    这个男人,不容拒绝的姿态真是让人头疼。

    吴桐正要想方法回绝,顾思琪在她身旁开口了:“估计卖场没什么大事,我一个人可以处理,就不耽误你约会了。”

    说完,不等吴桐说半个“不”字,思琪已叫司机停车。

    厉仲谋似乎听见了这边的对话,声音中难得带了点笑意:“你的同事很通情达理,替我谢谢她。”

    吴桐皱眉头,忍不住觑一眼思琪。暗忖着,这两人还真是默契。

    吴桐挂了电话,在路旁拦车,可惜下班高峰很难打车,她焦急地看表,余光瞥见前方有人开着倒车回到她身边。

    她很快认出那是向佐的车,招车的手不禁放下了。

    怎么回事?向佐一出现,她就局促不安,难以释怀……

    这时,向佐已停稳了车,并降下车窗:“怎么回事?”

    ……

    “我……要回公司一趟。”

    “我送你去。”

    “不用了,思琪那边还需要你帮忙,我自己可以……”

    “上车。”向佐不由分说,已拉开车门等她,“我送你回了公司再赶去,不迟。”

    快移动的车流中,他与她,成了唯一一道静止的风景,她在犹豫,而他,在等待。

    彼此都不说话。

    吴桐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

    “麻烦你了。”有些不安地看看向佐,她又补了一句,“谢谢。”

    向佐无奈地抚额了,话语间尽是沮丧:“朋友之间,别总说谢谢,行不行,嗯?”

    他突然之间的变化令吴桐隐隐有些措手不及,这人——怎么又恢复成她所熟识的那个向佐了?

    隐约的痞气,以及满不在乎……

    不过,这才是她需要的,不是么?

    “朋友……”吴桐慢慢咀嚼这个词,终于,用力点了头。

    她朝他笑了,像是说给他听,也像是在说服自己:“嗯,朋友。”

    夏季的黄昏来得总是很迟,太陽西落,暑气还流连在空气中,迟迟不散。天空布满红晕时,向佐的车驶进了Tnetbsp; 吴桐开门下车,向佐张了张口也不知想说什么,顿了顿,改口道:“再见。”

    ……

    “嗯,再见。”

    “……等等!”

    吴桐没走出几步就被向佐叫住。她一回头,向佐就抛了样东西过来。

    她险险抬手接住,低头看了看这一罐东西:“什么?”

    向佐下巴点一点她红肿的脚踝:“买热狗的时候顺便买的,消肿喷雾。”

    是不是要夸赞一下他的观察细心、料事如神?

    吴桐呵呵笑起来,笑容显得有些傻气,向佐看着这一景,眼前陡然现出一片暮色般的色泽,柔和地几乎可以与身后的斜陽混为一体。

    见她怎么也拔不开喷雾盖,向佐一时忘了之前提醒过自己什么,凭着心中渴望,就朝她走了过去。

    她还未醒过神来,向佐已按着她的肩,让她倚住了车前盖。

    他蹲在她面前,替她脱去鞋子,吴桐条件反射地抬脚躲,差点踢在他肩头。

    向佐笑着躲开,“朋友之间,举手之劳而已。不会跟我这么见外吧?”

    他抬头看着她,未置可否的目光。

    这一幕,仿佛又回到两人初识的那次,她避他唯恐不及,而他,仿佛,全不在意。

    向佐趁她没再动,牙齿咬开盖子,动作敏捷地一手捏住她纤细的脚踝,一手按下喷雾阀。

    ……

    清凉的药液喷在红肿处,一阵寒意沁进了吴桐的皮肤,向上直抵心脏——

    ——“滴——!!!”

    尖锐的车鸣声突然响起,在她几近凝结的思绪上狠狠划拉开一道口子。

    双双循声望去。不知何时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车——

    吴桐下意识的脚一缩,却被向佐拉回去,他为她穿上鞋,这才慢条斯理地放开手,起身。

    向佐顺着吴桐惊悸的目光,只回头瞥了眼,脸上什么也没有。

    ……

    ……

    直到向佐的车驶出了停车场,吴桐还呆立在原地。而那辆车中的人,则沉默地与她对峙着。

    沉沉的目光,反着挡风玻璃的光,危险而清冷。

    吴桐硬着头皮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她还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厉仲谋倏然启动车子,车的地盘陡震,厉仲谋驾着车拐了个头,加驶出去。

    他不说话,密封性极佳的车里听得见引擎的闷燃声。

    车窗外,风景急倒退,令人眼花缭乱,吴桐只能感觉到心脏一波一波地振动,血液都在往脸上涌。

    她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他是我们公司的代表律师,他只是送我回来,以朋友的名义……厉仲谋你听我说……你……”

    刺耳的刹车声蓦然响起,厉仲谋一个急刹,车轮滑过深深的两道车辙,停在了路边。

    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吴桐努力调整着凌乱的呼吸,“我们没什么,你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