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有人想开了,有人自闭了

鱼不语Ctrl+D 收藏本站

  话音落下,但见冼天佐眼皮一掀,同样透过车玻璃往前看去,冼天佑自顾道:“那是周建中老婆,周川他妈,程静姝。”

  冼天佐面无表情的问:“你见过?”

  冼天佑说:“我查过。”

  冼天佐沉默几秒,“你查她干什么?”

  冼天佑坦然道:“我觉得你想知道。”

  因为感觉出冼天佐跟程双之间不太一般,所以冼天佑事先查了程双身边的人,周川首当其冲,自然也包括他的家庭背景。

  冼天佐闻言,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淡淡回道:“我没兴趣。”

  “哦。”冼天佑也不说其他,兀自发动车子,车从街边驶过,副驾处的冼天佐跟街边站着的程双擦身而过,他目不斜视,可程双的笑容却映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说,我挺喜欢你的,就是想跟你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她说,我不是什么人都喜欢,更不是什么人都追。

  她问,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她还说,你也不用急着回我,想清楚再说。

  想清楚,这些天以来,冼天佐无时无刻不在想,程双那晚说过的话,他连标点符号都背下来了,他一直在认真想,可她呢?自己跟周川见面不说,还带着双方家长一起,耍他玩呢?

  冼天佐还看见了何斌,何斌在这其中起的什么作用?如果这世上真有一种动物叫白眼狼,八成说的就是何斌这个品种,冼天佐突然后悔,他就不该帮何斌,不对,他就不该帮那个女人。

  ……

  程双突然回头看了眼路上,没有原因,就是想看一眼,街上车辆掠过,一如既往,几人在饭店门口分道扬镳,程双跟程春生回家,代驾走后,程双问:“你怎么跟周川他妈一起吃饭?”

  程春生道:“他妈想认你当儿媳妇。”

  程双之前也觉察出一丝微妙,眼带警惕的道:“你没跟她说我不喜欢周川?”

  程春生不答反问:“你知道周川家里背景吗?”

  程双道:“他爸是周建中。”

  程春生意外,“你早就知道,我怎么没听你回来讲八卦?”

  程双说:“你听八卦又不给钱。”

  程春生模糊了感慨和意外的口吻说:“周川家里这么有钱,你竟然不为所动。”

  程双蹙眉,“你什么意思?合着在你眼里,我就唯利是图呗?”

  程春生说:“关键人家长得又高又帅,哪方面都比你强。”

  程双瞥眼道:“我怀疑你收了周川他妈的好处。”

  程春生说:“你不考虑一下?”

  程双揣着明白装糊涂,“考虑什么?”

  程春生换个方式问:“人家哪配不上你?”

  程双说:“他太好了,我配不上他行不行?”

  程春生说:“倒也不至于,除了你年纪比人大点。”

  程双说:“我不喜欢比我小的。”

  程春生说:“这种借口骗骗外人也就算了,你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喜欢一个四年级的男孩子,上初三喜欢初一的,上高二喜欢高一的,大学谈的那个男朋友,不也比你小一个月吗?”

  程双道:“我俩开始谈之后他才告诉我,他身份证上报大了一年,我要早知道,未必跟他在一起。”

  程春生问:“你有喜欢的人?”

  程双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冼天佐的身影,她真的好喜欢他,像是中了邪,莫名其妙,因为他扶了她一下,她就喜欢上了,明明他从来没有好脸色,她表白之后也过了这么久,他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可程双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喜欢,那种回忆跟冼天佐在一起的画面,心里都会泛出酸甜苦辣的感觉。

  情绪太明显,程双想忽略都不行。

  短暂沉默,程双犹豫过后,还是应声:“嗯。”

  两人已经回到家里,程春生问:“谁?”

  程双说:“你猜。”

  程春生想了想,而后道:“是你那个不爱笑的朋友吗?”

  程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往后一瘫,抱着靠垫道:“死棺材板儿。”

  程春生坐在程双斜对面,见状,出声说:“人家不喜欢你?”

  程双的臭脸已经回答了一切,程春生问:“你跟人说了吗?”

  程双脸更臭,程春生道:“女追男隔层纱,你又不缺胳膊少腿,上赶着都追不上,那就是真不喜欢你,都说找个自己喜欢的,你喜欢人家,人家未必喜欢你,我看周川挺好,对你百依百顺,你说什么都行…”

  他话未说完,程双意味深长的瞥向他,狐疑道:“你收了他妈多少钱?”

  程春生半真半假的抬起左手,五根手指同时伸出,程双挑眉道:“五千万?”说罢,她自己率先推翻,“五千万不至于,五个亿?总不至于五十亿吧?”

  程春生道:“我活动活动手,手有点麻。”

  程双当即翻了个大白眼,程春生说:“干什么,失望我没开个高价?”

  程双说:“你试试跟他家里开价,不用五十亿,五个亿就劝退了。”

  程春生说:“你要三个月内跟周川在一起,保底有十个亿可以拿。”

  程双挑眉说:“我知道了,你肯定背着我跟周家谈好了什么协议,你给我十亿,其实你能赚更多,是不是?”

  程春生喝了酒,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嘴上道:“从前没钱的时候,就想着怎么多赚一点钱,总觉得有钱就是幸福,你妈妈年轻时没少跟我吃苦,心脏病也是最累那会儿落下的毛病,后来有钱了,你妈妈不在了,我时常想,多少钱能把她换回来,别说倾家荡产,就是负债累累我也甘愿……”

  程双微垂着视线,像是认真在听,又像是在淡淡出神。

  程春生没到喝多都会说这样的话,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但今天程春生还说:“你妈妈会等我的,我们说好了下辈子还当夫妻,我最近总能梦见她,她说想我了,一个人很孤单…”

  声音低沉,隐隐带着强忍的哽咽,程春生蹙着眉头,半晌才道:“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要是不在的那天,谁来照顾你,我想让你找自己喜欢的人,但我又私心,要是你能找个喜欢你的人就好了,生活本来就很苦,没有人陪的日子更辛苦。”

  程双抬起头,就看到程春生从睫毛下涌出的眼泪,她抽了纸巾过去擦,故意大咧咧的说道:“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程春生闭着眼睛,蹙眉道:“你找个男朋友吧,爸爸不想让你一个人。”

  程双心底多日以来的恐惧被放至最大,喉咙酸疼,她沉默数秒,出声问:“你怎么了?”

  程春生哭着说想她妈妈,两人掰扯半天,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程双把他拽回房间睡觉,待到回到自己房里时,她睡意全无,不安感太强,这是本能,哪怕连闵姜西的保证都不能让她放松下来。

  找个男朋友吧。

  满脑子都是程春生近乎恳求的话语,程双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机,也不管面不面子,她点开冼天佐的微信页面,发了条消息过去:【你想好了吗?】

  谁料消息发过去,旁边紧跟着一个红色标记,程双还愣了一下,看清上面淡淡的小字: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