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1章 和解,同化

鱼不语Ctrl+D 收藏本站

  有家的人就会变得不一样,饶是冼天佐也不能免俗,秦佔在婚姻这条路上,比他‘先走一步’,理解的毫不费力,还顺道约了饭局。

  秦佔会因为一个人,讨厌一座城,所以他平时很少去海城,从他嘴里听到黄家二字的时候更是屈指可数,知道有关丁娴,大家心照不宣,冼天佐挂断之后直接打给冼天佑。

  冼天佑干脆利落的说:“你在深城陪嫂子吧,我去趟海城。”

  很快,秦佔接到冼天佑打来的电话,“当天在黄伯谦家里被抓的,包括他在内,一共三个人,另外两个,一男一女,男的叫宋宇航,平时跟黄伯谦走得很近,两人还是室友;女的叫白璐,黄伯谦女朋友,三人体检都是阳性,警方在现场搜出将近一百克的白|粉,宋宇航和白璐都承认自己碰了,但是不承认携带,黄伯谦一口咬定自己没吸,当天喝多了被两人扶回家,到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没吸,更没藏,对,还有一件事,我查白璐信息,发现她五天后才满十八。”

  秦佔很想心平气和,奈何眉头早就蹙起,碰没碰毒的事另说,女朋友是黄伯谦自己找的吧?丁娴也不知怎么管的。

  努力压着心底的不爽,秦佔问:“谁在私下里联系黄家?”

  冼天佑道:“刘启明,黄伯谦住的地方,云桥分局一把,但不是他主动找的黄家,而是黄浩找的他,现在所有证据都对黄伯谦不利,东西是在他家搜出来的,他体检阳性,另外两人也承认碰了,如果他拿不出自证清白的证据,以这个量,最起码十年起步,加上白璐还没成年,可能判得更重。”

  不等秦佔问,冼天佑自顾说:“刘启明的底看着很干净,自己在工作方面突出,,正常看他升职理所应当,这个级别也不至于有什么派系,但我特意查了一下,他之所以能破格从下面调到上面,因为三年前破了创城集团董事长儿子被劫案,当时这件事闹得很大,还上了热搜。”

  秦佔秒懂,“当时邝家有个工程要在海城做,让创城投资,说是投资,摆明了就是让创城出钱买单,创城董事长不愿意,一直在拖,结果不长时间小儿子就被绑票了,警察破案时间只花了三十二个小时,但是找到劫匪的时候,他儿子已经死了,好像才八九岁。”

  冼天佑道:“当时劫匪在海城下面的一个地方被抓的,正好是刘启明当时管制的辖区,他为抓劫匪还中了一枪,所以破格提升。”

  秦佔的脸早已黑下来,冷声道:“一边杀人,一边提拔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邝家一贯的路数。”

  冼天佑说:“如果我们想的没错,那刘启明就是铁杆的邝系,不管是不是他主动联系的黄家,黄伯谦这事都不会轻易了结。”

  秦佔做事相信证据,但有些事,光靠直觉就够了,邝家从不是好相与的人,他把翁家给搬到了,现在邝家就把手伸到黄家头上,这是非要一报还一报,无论他管不管,都是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

  冼天佑一直没出声,在等秦佔安排,毕竟丁娴跟秦家,或者说跟秦佔的关系太微妙了,他们是母子,却没有母子情分,现在让秦佔去管黄伯谦,一个被丁娴陪伴了二十几年的同母异父的弟弟,等同于让他剥开伤疤,用血去温暖别人。

  秦佔沉默片刻,开口说:“提点一下黄家人,让他们离刘启明远点,如果黄伯谦真的没做过,谁也不能动他,我保他没事。”

  说罢,他又兀自补了句:“告诉丁娴,不是因为她是我妈我才帮忙,我只是一点都不想欠她的,做人失败一次还能说不懂,一而再再而三就没意思了,让她管好黄伯谦,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秦佔还是插手了,结果心里却意外的没有太多纠结,可能因为闵姜西跟丁娴的一通电话,终是让他心安理得的接受,有些关系的存在没办法改变,但也无需计较,一如闵姜西私下里打趣,管丁娴叫声婆婆,可是通话时又尖酸刻薄,身份是身份,关系是关系,无论他怎么选,闵姜西都会无条件的站在他这边。

  他不是孤零零一个人,秦予安不说,秦邺说不出,秦仹没!醋溜文-学最快发!法说,秦嘉定不能说的话,闵姜西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口,在闵姜西心里,她只在乎秦佔。

  外面都说秦佔宠闵姜西,但只有秦佔知道,姜总宠起人来不是开玩笑的,六亲不认。

  没两天,黄伯谦的事就吵到网上,程双给闵姜西打电话,偷偷摸摸的问:“欸,甜佔没在你身边吧?”

  闵姜西口吻如常,“没有,你想问他妈家里的事?”

  程双道:“微博标题也是缺德,甜佔爸妈明明都离婚这么多年了,微博非用甜佔弟弟当幌子,这不纯粹蹭甜佔热度嘛。”

  闵姜西说:“他让的。”

  “啊?”

  “黄伯谦有可能被人下了套,不闹得大一点,就没办法公开透明,现在都说微博断案,最起码有了热度,当地有关部门也不敢屈打成招,还能给黄伯谦留些自证清白的时间和机会。”

  “这样啊……那甜佔好仗义,他这属于牺牲自己替黄伯谦开了个保护伞。”

  闵姜西说:“你觉得他仗义,我觉得他长大了。”

  “哪儿大了?”

  “心,他以前可是以小心眼著称,看看如今在我的带领下,日益优秀。”

  程双撇嘴,“啧,我怎么觉得在他的带领下,你也日益甜佔化呢?”

  闵姜西突然想到什么,几分嫌弃的口吻道:“别提了,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到底是怀孕把我变得越来越傻,还是秦佔把我变得越来越傻。”

  程双get到笑点,边笑边道:“同化真的太吓人了,你知道昨天我跟欧巴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他突然看着标价说了句什么吗?”

  闵姜西已经忍俊不禁,“说什么了?”

  “他说超市的西红柿比网上卖的,每斤便宜了三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