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叔侄之间第一次浅浅的交锋

炎水淋Ctrl+D 收藏本站

    床上只有炎景熙一个人的身影,闭着眼睛,面朝着门睡了一会,胸口不舒服,像是什么东西在胃里翻腾,可是就是出不来,她轻哼了一声,眉头皱了起来,翻了一个身,脚后跟砸在床上,发出pong的一声。

    背着门躺了一会,还是难受,喉咙口泛酸,又吐不出什么东西,再次的闷哼了一声,带着像是要哭的颤音,又翻了一个身。

    陆佑苒意识道自己刚才脑补的内容是错的,瞬间就平缓了怒气,朝着炎景熙走过去,看她脸异常的红润,眉头锁了起来,嘴唇要哭不哭的抿着。

    她没有撒娇,也没有哭泣,却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楚楚动人的特质。

    “怎么喝那么多酒?”陆佑苒烦躁的说道。

    炎景熙依稀的听到有人在跟她说话,她也没有睁开眼睛,顺着他的话就脱口道:“冯娇娇和韩伟故意灌我的,好难受,你去给我倒点水,口渴。”

    “等下。”陆佑苒拧着眉头,稍微柔和了表情,环视了她的房间一圈,没有看到饮水机,就冲出了房间。

    他跑到楼下,看到陆沐擎从门口走进来,拧眉数落道:“小叔,小熙现在不舒服,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的啊。”

    陆沐擎幽幽的目光睨着陆佑苒眉宇之中的烦躁和隐约中的担心,睿眸深了几分。

    他回到公寓门口,去抱炎景熙下车的时候,她就不安稳的睡着了。

    从车上下来,她就要呕不呕的模样。

    他也喝醉酒过,那种感觉他知道,胃里翻腾,胃酸反上来,但又卡在喉咙口。

    他记得不远处有一个药店,骑自行车过去三分钟,比汽车快。

    他就出去买解酒药了。

    陆佑苒数落了一句后,又到处找了一下,说道:“水呢,你们这里水都没有吗?小熙她口渴。”

    “呕。”陆佑苒听到楼上异样的声音,赶忙的转身朝着楼上跑去。

    陆沐擎锁着陆佑苒着急的背影又深了几分。

    佑苒性情寡淡,骨子里的冷然,对女人从不上心,就算是家人病了,他也难得会露出关心的神情。

    可刚才,他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紧张。

    陆沐擎心里有些一样的不舒服,拧起眉头,走进了厨房,倒了开水,又去冰箱里拿了冰水,混合了一杯,端去楼上。

    炎景熙吐的都是水,倒也不脏,只是房中充满了浓郁的酒味。

    炎景熙吐完,好受了一点,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嘴角,感觉门口一个人影,抬头,看到是陆佑苒的时候,觉得陌生和恍惚。

    想了一下,好像是陆佑苒,有些诧异,头脑里还没有反应,胃里又一阵翻腾,朝着地上吐了。

    “愣着干嘛,拖把在一楼的洗手间。”陆沐擎走进来说道。

    “哦。”陆佑苒应了一声,下楼去拿拖把,走到楼下,他突然的顶住了脚步。

    他现在已经长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听陆沐擎的话呢?

    陆佑苒拧起眉头,烦躁的看向炎景熙的房间。

    算了,她现在房间吐的到处都是,确实需要拖一下。

    陆沐擎把水杯放在桌上,左手扶起炎景熙,让她靠在他的怀中,右手掌中放着药,柔声宽慰道:“这是解酒药,你服下一颗,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炎景熙吐完后,脑子重,全身无力,眼眸无力的睨了陆沐擎一眼,低头,冰冷的红唇在他温热的掌心上滑过,舌头沾了药放入口中,在他的手掌里留下一些湿润的痕迹。

    陆沐擎的手掌心里因为她舔过,痒痒的,端起了水杯,递到她的嘴边。

    炎景熙乖巧的喝了水,把药咽了下去。

    陆沐擎把她放在床上,细心的盖好被子。

    炎景熙恍惚的看着他柔和的表情,眼中有些湿润的雾气,波光粼粼,闪闪发凉,心中也像是被潮湿了。

    除了那次快要死的大病,有张姨贴心的照顾之外,二十四年来,无论她是发烧还是感冒,或者是病倒在床上,都是一个人熬过来。

    没有人照顾,没有人嘘寒问暖,更没有人会给她喂药,盖上被子。

    记得有一次,冯娇娇和炎蕊想要灌醉她,她装醉发酒疯,其实是真的醉了的,头晕,难受,心里憋屈,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出来,结果是,她被关在了洗手间里,整整的关了一夜。

    炎蕊,冯娇娇都病了,她其实也冻感冒了,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照顾,她只有一个人,冯如烟不给她买药,她只能偷偷的去拿炎蕊的感冒药吃,把炎蕊吃的不要的药藏起来,以便不时之需。

    现在第二次的感觉到被人照顾的温暖感,心中慢慢的都是感动。

    “好好睡吧,以后我不会让人这么灌你酒的。”陆沐擎承诺道,手轻柔的拍了她两下。

    炎景熙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颗眼泪从左眼流出,划过她的眼角,进入了鬓发之中。

    陆沐擎起身,看到陆佑苒握着拖把进来,嘱咐道:“她睡着了,我先出去。”

    陆佑苒瞟了一眼闭着眼睛的炎景熙,轻手轻脚的开始拖地。

    拖一下,心里就咯噔一下,身体也僵硬一下,又耐着性子拖一下,又觉得自己拖地挺可笑,嗤笑一声,接着拖地。

    拖完,如同像是过了山车一般,有些恍惚。

    他大少爷,五指不沾阳春水,自己的家里连扫地都没做过,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拖地。

    他自己都匪夷所思了,走到床头,盯着躺在床上的那张安睡的精致面容。

    她这样安静的躺着,消失了如同狐狸一样的狡黠,像是睡美人一般,柔美,恬静。

    陆佑苒的眼眸微微的柔和了一点,也觉得不那么纠缠刚才的拖地。

    如果他以后跟她生活在一起,应该不会无聊,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陆佑苒想起一件事,走去陆沐擎的房间。

    陆沐擎坐在电脑面前,专注的审查着亚泰集团那边汇报上来的周报和一些企划书以及财务汇总等。

    陆佑苒敲了敲门。

    “进来。”陆沐擎头也没抬的说道。

    “小叔,陆氏那边你什么时候去?”陆佑苒站在他的桌前,问道。

    “下周一吧。”陆沐擎说道。

    “这次的设计大赛能不能交给我负责。”陆佑苒说道。

    陆沐擎抬眸,手指微微的点着桌面,如同洞悉他的目的,惺忪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交给设计部和推广部共同负责了,你是公司的副总,又负责开发部的运营,事情比较多,到时过来做裁判。”

    “也行。”陆佑苒没有计较,想到要说的主题,眉头就先拧了起来,说道:“小叔,我想周一接景熙走,景熙是我的女朋友,在你这里,孤男寡女的可能不太合适。而且,我要是和景熙亲热,在你的地皮上,她脸皮薄,会觉得别扭。”

    陆沐擎的眼眸冷凝了下来,闪过一道寒锋,汇入漆黑的眼眸中,不动声色的把目光看到电脑上,看似轻描淡写的说道:“走不走是她的自由,你不用跟我汇报,再说了,我这里又不是铜墙铁壁,也不是牢笼监狱,她随时就可以走,难不成,我手枪指着她让她留下来的?”

    陆佑苒听陆沐擎这么一说,也恍然大悟。

    炎景熙是冯如烟安排进来照顾他小叔的,目的就是拍未来陆氏的执行CEO的马屁。

    炎景熙的去留不在于陆沐擎,而在于冯如烟。

    这个事情告诉他一个道理,只有处在最高位,才不用受制于人,才能拥有最好的东西。

    “行,我明白了。晚一点,我跟她妈说一声。”陆佑苒知道。

    陆沐擎握着鼠标的手指一惊,从电脑上抬起头,看向陆佑苒,眸中藏着意味深长的审视,带着浅浅的笑容,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不是对她没什么感觉吗?怎么突然改变胃口了?”

    “反正总要娶一个女人结婚生子的,刚好爷爷喜欢她,我觉得她也不讨厌,娶了也无所谓。”陆佑苒避重就轻的说道。

    “呵。”陆沐擎似笑非笑的一声呵,很像是否定和讽刺的意味,又像是意味深长的洞悉。

    陆佑苒没听出来,看向陆沐擎的时候,他矜贵的弯起手臂,瞟了一眼手表,没什么异样的表情说道:“你也要去上班了吧,我这里比较忙,就不送了哈。”

    “嗯。”陆佑苒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瞟向靠着炎景熙的那栋墙,冷眸漆黑,“我先走了,等景熙醒过来,还麻烦小叔让她打个电话给我,我有事情跟她说。”

    “嗯。”陆沐擎敷衍的应了一声,头也没有抬,目光专注在电脑上面,把他给完全的忽视掉了。

    陆佑苒转身出去。

    陆沐擎听到汽车的引擎上才抬起头来,眉头紧锁,漆黑的眼中闪过一道晦涩,拿起手机给杨教授打电话过去。

    “沐擎,什么事啊?”杨教授首先打招呼道。

    “说下这次比赛的流程,因为学校报名的学生会比较多,你今天下午公布,周一看看学校里有多少学生报名参加设计比赛,周一下午我会安排人带他们出趟差,进行为期4天的淘汰赛,删选剩下十名,周六确定所有进行正式比赛的名单,下周一我会给命题,进行封闭式淘汰赛。”陆沐擎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