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八章 爸爸出事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我爸?我爸怎么了……我爸怎么了?”思绮听到自己的声音,犹如秋日街头树上的枯叶,瑟瑟发抖。

    “你爸可能脑溢血,现在在人民医院抢救,你快过来……”思绮呆呆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做不出任何一丝反应。懒

    “思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凌子尉看着她的表情,心里的担忧越扩越大……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电话,和谭明仁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拖着思绮的手,“走……快去医院……”

    到达医院的时候,只能看到急救室里紧急抢救着的医护人员。思绮和凌子尉被挡在了门外,不让进去。

    “小绮,你总算来了……唉……大哥这次看来凶多吉少了……”谭明仁叹口气,边上的蔡雅琴坐在那里嘤嘤哭泣着。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思绮一脸崩溃的神情看着站在那里的谭明仁。

    “唉,你爸可能知道了你和司任之间的交易,所以一时气急攻心……就……就……”谭明仁懊恼地捶了下自己的头,眼里也隐隐闪现泪光。

    思绮却呆掉了,她和司任的交易?她答应了司任不会将登记的事说出来,而他是更不会说。那么,爸爸是不是知道了她以自己的清白,换来那一笔订单?所以就……虫

    天哪,她居然是害爸爸的凶手?如果爸爸有什么不测,她怎么对得住,怎么对得住……

    凌子尉诧异自己听到的事,思绮……会和司任之间有什么交易?因为和他之间有了交易,所以谭伯伯取消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那次在相亲时将思绮带走的男人就是司任,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只是,那时候司任说思绮是他的女朋友,难道他们早就认识吗?那场交易是什么?

    凌子尉心里重重设想,脸上却面无表情。

    “不要着急绮绮,伯父会没事的……”他陪在思绮的身边,安慰着她。

    思绮狠狠扣紧自己的双手,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爸爸,你千万要醒来,你千万要醒来啊……醒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急救室的门倏地打开,一名医生走了出来:“谁是患者家属……”

    思绮忙驱身上前:“我是……我是他女儿……”

    “患者脑部大面积出血,急需要动手术……手术过程中会有一定的风险,有可能病人在手术台上就会终止生命,也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但如果不动手术的话,可能拖不过今天晚上……”医生絮絮叨叨一大堆的话,思绮脑里却一片混乱。

    爸爸……爸爸……

    所有的人都望着她,好像爸爸的生命掌握在她的手上一样,她该怎么做……她能怎么做才能挽救爸爸……

    “小绮……如果不动手术,大哥就可能拖不过今晚……”

    可是动了,爸爸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绮绮,至少……可以一搏……”凌子尉看着她说道。

    思绮抬头看他,良久,她终于说道:“我签……”

    “小绮你签吧,叔叔取钱去……”谭明仁对着坐在那里的蔡雅琴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离去……

    等待显得冗长而焦急,思绮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熬过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好想有个怀抱能让她靠一靠。

    她居然又想到了那个沙猪男,如果此时,他在她的身边,他在她身边,会是怎样……

    “绮绮,肚子饿吗?我去买点吃的……”凌子尉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她,悄然走出去。

    思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紧紧攥在手里,鼻子一酸,眼里一下子蓄满了泪。

    ×××××××××××××××××××红了0容颜×××××××××××××××××××

    司任被司阳拖着回了家里吃饭。

    林岚显得好高兴,儿子一个月都回不到家一次,每次回来,也难得有空吃顿饭聊会天,这次,她一定要让他留下来,以对于上一次私自离开的补偿。

    “老妈……”司任看到她仍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少来少来……你这死小子……”林岚心里虽高兴,但嘴上还是不饶人,“我警告你啊,今天可是在家里吃饭,你别给我吃到一半又跑掉了,你要真跑了……我这辈子也不认你个儿子了……”

    “咳……”司阳在一边轻咳出声,老妈你这话说得也太狠了吧?

    司任扯着笑脸,揽住林岚的肩:“知道啦老妈……你舍得不认我,我还舍不得不认你呢……”

    “臭小子,唉,一会你爸跟你说啥你都不能反抗知道吗?你要是再惹他生气,他就收回总裁的位置,不让你坐了……”

    “咦真的?那敢情好……”司任还没说完,俊逸的脸早被林岚拉扯上了,“呀,老妈,你想毁你儿子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