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巨变(二)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医生们陆续走出重症室,摇头叹息,对着她说着对不起,思绮却始终呆呆盯着躺在那里被白色被单盖住的躯体。

    一步一步,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他的身边:“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这一刻,思绮痛不欲生。她跪倒在谭明昆的床前,泣不成声。懒

    “绮绮……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司任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她的一声声哭泣,像把利刃般狠狠割据着他的心。

    ××××××××××××××

    “昆兰集团一夜之间破产,总经理谭明仁和谭明昆的妻子蔡雅琴携巨款潜逃,至今下落未明,董事长谭明昆也于早上七时左右离开人世。昆兰集团资不抵债,所有谭明昆个人名下财产均数被银行没收,择日拍卖,用于偿还各项债务……”

    司任拿起面前的遥控器,关闭液晶电视,疲惫地揉了揉眉头,指尖迅速拨下电话:“易凯,联系拍卖行……”

    放下电话走入卧室,室内窗帘紧闭,一片黑暗。他站在床前,看着床中央那个蜷缩着的身影,眉头蹙得更紧了。

    谭明昆逝世的那一刻,她也晕了过去,在医院里输完了液,他就将她带回了他的公寓。只是,她已经睡了好长时间,却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谭明昆的死,对她的打击真的是很大。虫

    他蹲下身子,伏在床头看着她睡得并不安稳的容颜。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范着透明的光泽,让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上。她不安地扭动了下,眉头紧蹙着,那样的样子,让他看了心里又忽地疼起来。

    伸手替她抚平了紧皱地眉,俯身在她的脸上吻了下,他起身走出了卧室……

    思绮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她的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让她分不清方向,更看不到自我……

    绮绮,绮绮……

    她听到了有人在叫着她的名字,是谁?是谁在叫她,为什么她听着那么熟悉?可是她看不到,她什么都看不到……

    她茫然地向前走着,前面,雾渐渐散去,她看清了,是爸爸……她的爸爸在叫着她,她心中一片惊喜,忙向着前面的人伸出手臂:爸爸……爸爸……

    可是那人却没有听到她的话,脸上带着微笑,眼却并没有看向她,然后,他转身,慢慢向前走去……

    不……爸爸……不……你别走……别走……

    思绮朝着那个背影伸出手,她疯狂向前追,可是,她却怎么也迈不出脚步,她只有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远,然后消失在她的眼前……

    一下子,她清醒了。

    满身满脸的汗,她瞪大了眼睛,望着一室的黑暗。

    爸爸……

    她这才记起,这一天一夜所发生的事。爸爸逝世,昆兰倒闭,叔叔带着小妈和燕燕逃跑,而她现在,居然成为了孤儿吗?

    人,可以在一夕之间,一下子从天堂坠入地狱,那样直生生摔下来,摔裂了五脏六腑,摔得粉身碎骨……

    她环顾着这儿,这儿是全然的陌生。起身,走出卧室,还是不知道身处何地。

    看到自己的包包放在了外面的沙发上,她取过背在身上,恍惚着走出了房子。

    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说了个地址,车子直奔目的地。

    思绮一路沉默着,一直转头看着窗外,一直到车子停下,她也没有改变一下姿势。

    司机看了眼后座上的女孩,神情举止都似乎有些怪异,而且还要到这儿来,昆兰集团董事长生前的别墅,这别墅不是过几天就要拍卖了吗?她还过来干什么?难道,她就是谭明昆的大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刺激,不会一下子疯掉了吧?

    他怯怯地扭头叫着她:“小姐,到了……一共是三十块……”

    思绮转头看了他会,才低头摸索着包包,取出钱给了司机。

    下了车,走着这条不知走了多少次的路,思绮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绽开笑,像往常一样兴高采烈地回家,走到铁门边,她按着门铃。

    爸爸,我回来了……

    门铃按了好久,没有丝毫动静,她又按了一次,还是没有,她又按……这样反复了好多次,她按得频率也越来越快,脸上的笑容早已隐去,最后一次按的时候,手碰到门边上那把冰凉的门锁,她一下子崩溃了。

    缓缓滑下身子,任泪水一个劲地流淌。

    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好久好久都没有停下。思绮掏出,屏幕上跳动着“亲亲烟”的字样,她按下接听键。

    “绮绮?绮绮……是你吗?你还好吗?你在哪里?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谭伯伯……真得已经逝世了吗?绮绮?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啊……绮绮……我一直打你电话,你怎么一直没接,你要把我吓死吗?你倒是说句话啊……谭思绮……你在哪里?”紫烟紧张地有点语无伦次,从听说了思绮家的变故后,她就一直一直打电话,可是她的手机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现在好不容易打通了,思绮却又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