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害怕失去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林岚定了定神,一把拉住司阳:“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怎么失踪了?啥时失踪了?那臭小子居然不去找,还给我回来做什么?”

    “妈你别激动……哥一定会去找的……来来来,喝杯水,别激动别激动啊……”司阳一手拍着林岚的背,一手拿着水杯。懒

    “唉——阳阳你说,我们和这思绮到底是有缘吧?我只一眼就喜欢上她了,虽然那个时候她看起来有丝恍惚,有丝呆呆的,但是……我还真是喜欢她。”林岚眼神迷离,脸上带着微笑。

    司阳看着她,不自觉的笑笑:“行了行了,反正思绮啊,肯定会成为你的媳妇的……但我可要提醒你哦……”司阳忽然板起脸,一本正经的对着她,“你不可以有了思绮而忘了我这个女儿!”

    “你老是忘了我这个老娘我还没说你……”林岚横眉冷对,司阳一下子乖乖闭了嘴。

    书房内,司任点燃了根烟,深深吸了口,袅袅的烟一下子将他的轮廓映得模糊不清。他以为两个月之后,他可以潇洒地对着她说拜拜,甚至会慷慨地如他之前的每一个女人一样,想要什么给她什么。只是,为什么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他居然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虫

    而此刻,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般焦急烦躁过,他没有她一点点的消息,这让他感到无力,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无力的感觉越扩越大,恐惧也占据他的整个心房,他居然害怕失去她,那么那么害怕……

    司任窝在椅子中,拳头越握越紧,嘴里刁着的烟已经燃了好大一截烟头,忽地,桌子上的电话猛然间响起,刹那打破了书房内的宁静。

    司任迅速的接过电话。

    “蓝狮?”

    “嗯……在郊区一家废弃的工厂里……”容浩恩的声音平静的从那端传来。

    “哪个方向?”

    “西北……可是银狐……他们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我也不是……”司任不再多说什么,兀自挂了电话,起身向着楼下奔去。

    “银狐?银狐?”容浩恩平静的声音里渐渐掺杂了一丝焦急。而那端却只传来嘟嘟声。这家伙,难道要一个人前往吗?抓走谭思绮的那些人,好像是他此次任务中走私枪支军火的国际案犯,一定是察觉了什么,所以才会绑走了思绮。

    容浩恩不再迟疑,指尖一动,又拨了电话……

    ×××××××××××××××××××××××××××××××××××××

    思绮在疼痛中清醒过来,晕晕地脑袋重得好似要掉下来般,她睁眼看着这漆黑的地方,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儿,想要爬起来,方才觉得自己全身被绑住了。

    双手反锁在身后,粗糙的绳子将她的手腕捆地生疼。她不顾身上的疼痛,挣扎着坐起身,却惊恐地发现躺在身边的人。

    “燕燕?燕燕?”

    谭思燕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乱蓬蓬的头发遮去了她的面容,双手也被反捆在身后,她趴在地上,看不出到底还有气没气,不远处,蔡雅琴同样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

    “小妈?小妈……”思绮轻声叫喊着,可是俩人却丝毫没有动静。

    思绮想起了被抓来的那一刻,对,她是看到谭明仁了,她看到他正要穿过街道朝那边走去,然后,她不顾还是红灯,也连忙跟着过去,只是还没越过街道,就被急驶而来的车子挡住了去路,车上下来的大汗一下打晕了她,将她丢入了车内,而她也一直到现在才醒来。

    可是,是谁?谁要绑架她?又要绑架思燕和小妈?

    思绮正想着,外面的铁门却一下子拉开了,外面刺眼的灯光一下子刺痛了思绮的眼睛。

    她眯起眼瞧着来人,而太亮的灯光让她一时之间看不清。

    那些人在她面前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话,她虽听不懂,但是还能分辨出是哪个国家,他们是泰国人?

    思绮一凛,思燕说谭明仁要将她们卖了,难道要卖去泰国吗?原来,真的是谭明仁在搞鬼!

    思绮一下子怒火就上来了:“喂,谭明仁呢?”她朝着他们吼道。

    那里的人先是一愣,然后一个人上前,蹲下,甩手就给了思绮一巴掌:“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思绮吃痛地眼泪都快出来,但她硬是不吭一声:“把谭明仁给我叫出来,让我死也死个明白!”思绮不屈不挠,仍旧盯着面前的人。

    那人骂了声娘,转身又扬起手,而在挥下来的片刻,却被另一人抓住了。

    他蹲到思绮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她。思绮从边上的灯光中,看清了那张与她平视的脸,一张帅气到让人目眩的脸。但思绮却只是呆呆望着他,心里也有一丝丝地紧张。

    忽地,他笑了,伸出修长的手指,勾起思绮的脸,眼睛妖魅地看着她,指尖在她邋遢却仍细腻的肌肤上轻轻找过一丝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