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一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司浩平忙一把捂住她的嘴,这说下去还了得?她不会要说为什么都没有以往的激情似火,为什么都没有每天和她那个了……

    “少说一句,少说一句……”司浩平赔着笑。

    林岚一把拉下他捂住嘴的手,怒瞪着他:“为什么少说句,自知理亏了?认错了?反醒了?……”懒

    “是是……我错了……”司浩平无奈。

    “那也要实际行动出来,就这样说句话就好了啊?”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子,这么好骗哪?

    司任和司阳站在一边愣愣看着他们,司阳呆呆的问:“老哥,你说这司浩平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居然碰到林岚这样一个女人?”

    司任瞟了她眼,眉头皱了下:“怎么这样子说老妈?”语气里似有责怪,然后,想了下,“林岚是司浩平的劫数……”这辈子的劫数。

    就像谭思绮是他司任的劫数,这辈子的劫数一样……

    产房内又传来惊天动地的喊声,走廊里的人均愣了下,然后又心急火燎起来。

    “怎么这么慢……”司任忍不住在外面走来走去。

    “生孩子啊,当然慢了……你以为什么?”林岚对于司浩平的怒意还未消,朝着司任开口也没有好语气。虫

    “哥你坐会吧……晃得我头晕……”阳阳不禁揉了揉眉头,真是要命啊,谁说生孩子很幸福,她看简直惨痛悲烈到无望的境地了。

    产房内忽地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听得门外的人心惊肉跳。

    司任停住了脚步,仔细听着门内的动静,突然就说了句:“她怎么不叫了?”

    阳阳和林岚也站起身,走到了门边。

    “是不是……没力气了啊?”阳阳有丝不确定地说着。

    “确实好久了啊?也该没力气了……”林岚说着,而心里却又止不住的心慌,她不知道那股心慌出自于哪里,只是没来由的,心就是怦怦乱跳起来。

    “没事的……不要太紧张了……”司浩平走到林岚的边上,轻轻拥着她。

    产房的门忽地被拉开,一名护士神色慌张的出来,匆匆越过他们跑了出去。然后,一会儿,另一名也跑了出来。

    司任一把逮住她:“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们不要站在门口,去病房等着吧……”她急急说完两句话,即随着刚才那名护士向前奔去。

    林岚望了眼紧蹙着眉的司任:“任儿,别担心,绮绮不会出事的……”

    司任望了眼林岚,虽然她在安慰着他,可是她的脸上也有着同样的焦灼。

    “生个孩子还能出事吗?谭思绮……也太没用了……”司任呐呐地说着,嘴里说出的话貌似很平静,但此时,他的心里却烦乱的不能自己,他走到走廊的窗边,向外望去,双手紧紧抓着那里的栏杆,似要将它握断。

    谭思绮,如果你出什么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听到了没有……

    他的心里在呐喊着,而心却飘忽在空中,始终没有落下。

    产房内,思绮已浑身湿透,凌乱的发丝紧贴着她满脸是汗的脸颊,双手紧紧抓着产床边上的把手。指甲已经深深扣入了肉里,但那点疼痛,怎么比得上子宫的收缩痛。

    一阵阵痛袭来,疼痛瞬间淹没了她所有的感官,她的喉咙已经嘶哑得叫不出声,觉得全身的力气也似被抽走了般。

    好痛……好痛……司任……司任……

    “不要睡着……谭思绮……快醒醒……用力啊……不能睡……”耳边传来助产士温柔的声音,但她只是觉得好累,从来没有过累,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宝宝……宝宝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谭思绮……不能睡……快用力,孩子时间憋久了不好,快用力啊……”医生看到思绮的样子,不禁也着急起来,孩子的头发可以看到了,但却一直出不来,羊水已经快流干了,没有了羊水的润滑,孩子出来更不容易了。

    “给她吸氧,加催产素十个单位,通知血库……做好一切抢救措施……”

    产房内一下子纷乱起来,躺在产床上的思绮隐隐听到了医生的话,可是,她真的没有一点点的力气,她的思想逐渐混沌,她们的声音都离得她好远好远……

    司任……司任……

    她无力地垂下紧抓在床边的手,紧闭的眼角,一丝热泪悄然滑落……

    “谭思绮,你不能睡着……这样孩子有危险,谭思绮……快醒醒……”一名护士在她耳边焦急地喊着,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宫缩也越来越弱了,这样下去不行……不行。

    “快,站上去按压……”助产士命令一边的护士。

    随即有人开始用力的按压她的腹部,思绮不禁感到一阵恶心,伴着又一次重重的力量压下,她也将腹内所吃的东西全数吐了出来。

    “侧转她的头……家属在外面吗?如果再不行,就上产箝……”那边的医生看着这里的情况,不禁也有丝焦急起来.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