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零八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思绮终于出关,第一次带着小家伙逛公园,觉得空气清新得不得了。她深深呼吸了口,眉角全是舒心的笑。

    林岚和司浩平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于是两人依依不舍得告别了可爱的小孙女,踏上了飞往普罗旺斯的飞机。懒

    林岚临走前不太放心思绮,想着让阳阳一起过来帮忙着照顾她,但思绮拒绝了。其实身体已经很好了,没有什么工作,只是在家里带带孩子,她还是能够应付过来,林岚也就没有坚持。

    走出公园,想着再去逛下婴儿用品商店,然后给司任打个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吃午饭。而那端却说总裁在开会,稍后再回复。

    思绮挂了电话,蹲下身子望着婴儿车里的小家伙:“你说……我们是要回去呢?还是再去逛逛等下爸爸?”

    小家伙对着她露出甜甜的笑,双手拍着车子咿咿呀呀说着。

    “嗯嗯,好吧好吧……那我们再去对面看看,等爸爸开完了会再说……”思绮站起身,看了眼对面的灯刚好显示为绿色,她推着婴儿车走入人行道。

    突如其来的尖叫声,从思绮的右侧方传来,她转过头,却惊惧地发现有辆车正笔直地朝着她们的方向而来。

    她的心跳霎时停滞,却不知道该将车往前推还是拉回来。虫

    人们惊慌失措地奔跑着,一会,热闹的人行道上便只剩下了思绮娘儿俩。

    而就在一瞬间,有一个人影在她眼前忽地一闪,一把抱起了婴儿车里的孩子,并将她推到了路边。思绮的头撞上了路边的防护栏,眼前顿觉一片黑暗,头也开始剧烈痛起来。

    “你没事吧?”有人蹲在她的面前问道。

    她睁眼,火\辣\辣的阳光照下来,让她有瞬间的恍惚,望着面前阳光下妖艳的脸,她皱紧了眉头:“你?”脑海中闪过一片片破碎的记忆,依稀记得那一次,他也是这样蹲在她的面前,闪着他漂亮的眸子望着她,对着她说:我叫凯帝.雷斯特,记住了。

    然后,第二次,他又出现在她的面前,车窗里映出他柔媚至极的脸,他问着:美丽的谭思绮小姐,你还认得我吗?

    再然后……她举着枪,对着司任,他说,朝着这儿开枪……然后……她将枪口指向了雷斯特……然后枪掉了……然后她听到了枪声,司任扑向了她……

    原来……原来司任是为了她而受伤的……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面前的人所造成的……

    “你认得我了?”他的嘴角扬起,性感而邪气,眼灼灼地盯着她瞪大的眸子。

    思绮清醒过来,一看到他怀里的孩子,忙一把夺过:“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想再玩一次绑架的游戏?”

    雷斯行并没有因为思绮的话而动怒,他只是淡淡笑着:“你知道……我舍不得伤害你……就像舍不得伤害他一样……”

    “闭嘴,别说得那么动听,如果你舍不得伤害他,那么你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什么?”思绮抱着孩子倏地一下站起身,毫无畏惧地望着面前的人,“你别告诉我说你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要和他较量……”

    雷斯特缓缓站起身,他的高大在无形中仍给了思绮一股压力,思绮悄悄往后退了步,眼紧紧盯着他,将怀里的孩子也抱得更紧。

    “为了和他较量……也为了……得到他……”他的声音平稳地如无波无浪的海面,眼盯着思绮丝毫没有任何愧疚。

    “什……什么?”思绮还未理解他说的意思,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他。

    他忽地凑近了她,嗅着她身上的馨香:“他就和你一样……一样那么吸引人……”他低沉的嗓音忽地暗哑,眼也沉了下去。

    思绮终于理解了他的意思,向后退了一大步:“你……你……变态!”

    他忽然间又笑了,在明晃晃的日光下,他的笑显得有丝苍凉。

    “变态?他也这么说过……”

    “雷斯特,你到底想干什么?”思绮终于忍不住,她一点都看不透他,这让她心中的抑郁也越积越大,她不想再让司任陷入任何的危险,哪怕一丝丝都不行。

    雷斯特敛下了笑容,盯着她的眼却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我没想干什么?他不让我干……我就不会干……他不让我出现在他的面前……我就不会出现……我只是想看看他……仅此而已……”他认真的语气让思绮怔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有怎样的反应。

    “你能……让我如愿……是吗?”他又扬起魅惑的笑,凑近了思绮,如兰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不禁让她晕眩。

    思绮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悦耳的铃声一声响过一声,而她却不知道要接听。她只是望着面前的人,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

    “接电话……”他提醒了她。

    思绮一下子反应过来,手抖抖地掏出手机,希望不是他打来的……希望不是……

    但一看到手机上的显示,她的心也沉了下去,她没有按下键,转而盯着雷斯特:“如果我让你见他,你能保证你不会伤害他吗?”

    雷斯特只是望着思绮,并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