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十七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容浩恩调整了姿势,转头看向身后的雷斯特:“情归情,理归理……谢谢你……但是,上去之后,我还是一样会抓你……”

    雷斯特却朝着他绽开一抹笑,在阴沉呼啸的海边,犹如一朵妖艳的海上花。懒

    “你没有机会抓我……我也不会跟你上去……”雷斯特忽然解开了拴在自己身上的绳索,在容浩恩瞪大的双眸中,他如一片落叶般,徐徐朝着大海坠去。

    “雷斯特——”容浩恩想要伸出手攥住他,无奈还是迟了一步。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忽然出现了一艘快艇,在人们的惊愕下,将坠于海中的雷斯特捞起,然后扬长而去。

    风和火一看雷离开,忙也转身窜逃,司任注意到他们的动作,跃出人群朝着风袭去,风接过司任的掌风,后退一步,手中的冰蝉随即射出,不是射向司任,而是射向抱着宝宝的阿辉,司任一看到那薄如纸片的东西飞出,一声惊呼,朝着阿辉扑去,推离了阿辉,冰蝉射入他的左手臂,鲜血立即染红了衣服,再转身时,风和火早已逃脱……

    顾虑的方面太多,永远都是输的一方。

    容浩恩抱着思绮,终于被拉了上来,思绮浑身的鲜血,早已失去了知觉。

    司任紧紧抱着她,心痛得说不出话来。虫

    “银狐,快去医院……她的伤口都很深,血流止不住……”容浩恩边解着自己身上的绳索,边向司任说着。

    “谢谢……”司任望着容浩恩一眼,抱着思绮转身奔去。

    “妈的——还是让那漂亮的家伙逃脱了……”迟御在一边愤愤地说着,“蓝狮,你说他们是不是早有阴谋?想要将银狐引来这里,然后来个同归于尽?”

    “他不会想同归于尽,他可能只想给人一种假象,让人以为银狐和他都已葬身大海,让我们放弃找银狐的一切行动……”容浩恩边走向陈辉边说道。

    “然后将银狐收为己用?就像思绮一样,植入那什么东东,让他忘记所有的一切,只是记得他?妈的……这死玻璃,亏他想得出……”迟御跟在容浩恩边上,边走边咒骂着。

    容浩恩走到阿辉面前,望着已经停止哭泣的小家伙,正沉沉地睡着,小脸呈现健康的粉色。

    “头儿……你抱吧……很重唉……”阿辉苦着一张脸,将小孩举到他的面前。

    “唉我说你这小子就这么没能耐啊?抱着小孩还说重……”迟御不禁白了阿辉一眼,“来来来……我来……”他伸手抱起宝宝,却谁料,宝宝皱了几下眉,“哇”地一声哭起来。

    迟御当场就傻眼:“不是吧?我只不过是抱抱你,你用得着哭得那么冤吗?我手脚都很老实规矩的……我没非礼你啊……”

    边上的阿辉和陈家寒他们,都死命憋着一脸的笑。

    “行了行了……快走吧……”容浩恩笑笑,朝着停车场走去。

    一直到坐入了车子,小家伙也没有停止过哭泣,迟御皱着眉头就要打结:“蓝狮,还还还是你来吧……我怕了她了……”他将小宝宝往正在闭目养神的容浩恩怀里一推。

    容浩恩没有接过,轻微皱了下眉:“她可能饿了……你给她吃点吧……”

    “啊?不是吧?她吃什么啊?”

    坐在前座上的陈家寒吃吃笑起来:“她那么小,当在是吃奶了……”

    “吃奶?我又不是思绮,我哪来的奶……”迟御瞪了陈家寒一眼。

    “没事……你让她含着,她可能就会停止哭了……”边上,容浩恩低低笑出声。

    “切,蓝狮你还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迟御回过头去,笨拙地对着怀里的小家伙又是拍又是逗,还一边做着鬼脸,须臾,那小家伙滴溜溜的大眼望着他,还真停止了哭泣。

    “嘿嘿……怎样,叔叔长得帅吧……想不想当叔叔的老婆啊?叔叔等你吧……”

    “你这话要是被银狐听到,他准劈死你……”容浩恩闭着眼说道。

    “唉,不是我说,以我身家家世,我娶她,他银狐能亏得了吗?”

    “他是不亏,他女儿就亏大了……”小陈忍不住又插嘴,并闷闷地笑着。

    “去去去……我那么帅,她亏啥亏……”迟御白了小陈一眼,又将怀里的小家伙调整了个姿势,忽听得他唉呀一声,定在了那里。

    “怎么了?”容浩恩睁眼望着他一副呆呆的样。

    “我不是那么倒霉吧?”迟御抱着宝宝一动不动,脸上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怎么了?”容浩恩眉着蹙紧,又问了声。

    “她尿了——”迟御哭丧着脸,一把托起身上的小家伙,修长的腿上,赫然出现一个湿湿的印迹。

    陈家寒和容浩恩呆了好一会儿,终于暴笑出声。

    “你就占她便宜吧,看她怎么惩罚你……”

    “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银狐也真是……都怎么没给她包好?”

    “包了的吧?可能是……可能是测漏……”陈家寒边说,边抑制不住笑出声。

    “……”迟御傻眼,然后转而瞪着开车的阿辉,恶狠狠出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要尿,所以扔给我?”

    阿辉一副惊恐样:“没啊,大爷,我怎么敢啊?”

    “容警司——管管你的手下……”迟御忍不住叫嚣。

    车内一片欢声笑语,车子朝着医院疾驰而去。容浩恩紧闭的双眼,眉着又蹙了起来,思绮伤得不轻,不知道他们那边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