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十八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司任抱着思绮一路的飞奔,思绮苍白的脸色,越来越微弱的呼吸,让他心里一阵焦虑不安。

    绮绮,一定要挺住,一定要……

    他不顾自己手臂上不断渗出的血,将车子开得飞快。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犹如一条穿梭在水中的鱼儿般,一个劲向前冲着。懒

    到了医院,思绮即被送去了急诊室,而司任也被拖去小手术室缝合手臂上的伤口。

    闻声赶来的孟绍南看到一脸忧心的司任,脸也沉了下来。

    “银狐?怎么回事?”

    司任摇了摇头,现在的他,什么话也不想说,他只求绮绮能够度过安危。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总算熄灭,医生也陆续走了出来。

    司任忙迎上去:“怎么样?”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还处于昏迷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十来处,都已经做了处理,应该不会有大碍,但是……”

    医生的话,让司任的心又提到了半空中:“但是什么?”

    “脸颊处的伤口很深,以后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大腿处伤及肌腱和神经,如果……下次功能锻炼得好,应该不会影响走路……”

    医生的话,让随后赶到的司阳和容浩恩他们都定在了那里。任谁都听得出,医生的放说得很婉转,如果下次功能锻炼的好,应该不会影响走路……那意思,是不是代表还是有可能会有后遗症?虫

    思绮脸上的伤,从右眼稍下一直划到颈项,如果那么长一条伤口会留下疤痕,那她就算是毁容了。一个女人如果毁了容,再加上走起路来不方便……他,简直不敢想像……

    “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司任却平静地对着医生感谢,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刚才医生对于伤口的分析。

    司阳不禁走上前,望着满身是血迹的司任:“哥……到底怎么了?小嫂嫂……伤得很重吗?为什么会这样?”爸爸和妈妈才出国没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如果让妈妈知道了,不急疯才怪。

    司任只是颓然的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将脸埋入大掌,不想说一句话。

    他不在乎她变成怎样,他只在乎她还在他的身边,哪怕她是瞎了,她是瘸了,她变成了丑八怪,他都不在乎……他只是怕她,怕她会承受不了,怕她会自暴自弃。

    思绮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整个身体上几乎都缠满了纱布,脸上那层层叠叠的白纱,遮得她只露出一双紧闭的双眼。

    司阳一看到思绮的样子,不禁惊呼出声,她紧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司任一直都陪在思绮的身边,看着她露出在被子外面曾经白皙的手,而现在却都是擦伤。他颤抖着手覆上她的,想要紧紧抓着,却又怕弄疼了她。

    绮绮,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林岚还是得知了消息,心急如焚地赶了回来,一看到床上这副模样的思绮,差点就晕了过去。

    她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家里的电话老是打不通,司任的手机也常常没人接听,打去司阳那里,她支支唔唔,不肯说啥,但电话里传出来的那一声宝宝的哭声,顿时让她心凛了起来。

    她睡到半夜,还是放心不下,叫起了司浩平,买了最近时刻的机票赶了回来。却原来见到了这样一副景象。

    “司任……怎么回事?我才走没几天……绮绮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林岚攥着司任的衣服问道。

    司任却只是垂着眼,一句话也不说。

    “你这坏小子,是不是你害得她这样?”林岚从医生那儿了解到了病情,她捶打着儿子,“你说女人要是毁了容,你还让她怎么活?你说……你说啊……”

    司任站在那里,任由林岚挥拳打着他,眼里渐渐絮起泪,忽然就那样滴落了下来。

    林岚的心一下子如撕裂般的疼,到底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儿子啊……

    她紧紧抱紧他:“儿子……儿子……”

    林岚照顾着宝宝,司任照顾着思绮,思绮的伤口也在渐渐的好转中,两天后,思绮醒了。

    那时,司任正伏在思绮的边上睡着了,手牵着她的手。

    思绮的眼转了一圈,然后定在伏在床边的人身上,她想叫出声,喉咙却干哑得出不了声音,她转了转头,顿时右侧脸颊处传来一阵疼痛侵袭,她低呼出声。

    司任一下子被惊醒,眼神焦灼地望向她:“绮绮……你醒了吗?”看到她微微拧起的眉头,他顿时兴奋地要呼出声。

    “司任……好痛啊……”思绮暗哑地声音传出,令她自己也不禁愣了下,好难听的声音。

    “是……很痛……”他抓起她的手,放在唇边,眼里略带着笑意,也有诉不尽的心疼,“绮绮最棒了,一定能忍往的是不是?”

    思绮因为他的话而笑了,却又不敢笑得太厉害,脸颊边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不仅脸部,身上,大腿上,都疼着。满满的疼痛感侵袭着她的神经,她微微皱起眉。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