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司任拖着略微凌乱的步伐下车,满身的酒味。自从绮绮走了后,他一直都是乖乖回家,尽量推掉了晚上的应酬,偶尔有不能推的,也会稍微陪着客户喝点酒,早早回家。

    只是今晚,他却喝多了。

    懒

    他摇摇晃晃地走入客厅,一下倒入了沙发里,酒精对于他而言,可能会让他有点晕眩,却不能迷糊了他的神志。

    他能计算出她离开的日子,事事已经四个月了,可是他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还有多长……忽然之间很佩服如风,能有这样的毅力去等一个已死的人,而他,才那么一点时间,就已经快要失去了耐心。不是不再等她,而是想要和她在一起……

    他呆呆坐在客厅里,听着时钟嘀答嘀答的声音,心里也随着那时钟摇摆不定,他是否再应该去看她,然后不顾一切,将她禁锢要身边,不管她想什么,不管她要什么,他只要她在身边?

    但是他知道,他不会,他只有像现在这样,静静地想她,甚至都不敢给她打个电话。他怎么会如此悲哀?

    他无力的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走过婴儿房的时候,顿了下脚,还是忍不住进了门。微弱的灯光下,是那张酷似他的脸。她曾说过,生男孩,希望长得像他,生女孩,还是像他……而他,却是那么希望孩子能长得像她,那么,他看着孩子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她一样。虫

    司任扯起嘴角笑笑,今天一定是太想她了,所以在酒桌台上也不知不觉喝多了。他轻叹了口气,替宝宝盖了盖被子,悄然走出房间。

    进入卧室,刚想要开灯时,却被大床上那个身影吓了一跳,酒意顿时醒来,训练有素的身手让他一下子闪身到了床边,手刚想一把抓下时,床上的人呢喃了一声,就着皎洁的月光,他看到了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脸,此刻正沉沉睡着。

    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心跳的速度也越来越剧烈,他颤抖的手轻轻抚上她沉睡的容颜,他不敢置信那真实的触摸,那是真的,她真的回来了,她真的躺在他的面前,那并不是他的幻觉,不是……

    思绮感觉到有人轻抚着她的脸颊,微微皱了下眉,睁开眼,黑暗中,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她才清醒的意识到,她是真的回来了。

    她覆上他的大手,对着他绽开笑:“我怎么睡着了?我原想等你来的,想给你个惊喜,怎么会睡着了?”

    他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望着她,生怕一眨眼,她又会不见了。

    那么近的距离,他浓重的酒味直刺激着她的五官,她略皱了下眉:“司任,你喝酒了?”

    “我想你了……”他的声音暗哑,隐隐带着一股哽咽,思绮笑了。

    她拉下他的手,坐起身子,轻轻搂过他:“司任……我好想你……”

    他在她耳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举手,将她紧紧搂入怀里:“绮绮……绮绮……我的绮绮……”

    她从他的怀中仰起头,轻轻捧住他的脸,深深吻上他。他醇甜的酒味,霎时弥漫进她的口中。

    他呢喃一声,随即搂紧她更深地吻了下去。一触即发的欲\望,一下子在两人之间熊熊燃烧起来。

    他的唇移到她的颈项,灼热的呼吸吹拂着她的肌肤,使得她浑身一阵颤栗。他的吻热切而急迫,啃噬着她娇嫩的肌肤,吻过后的皮肤上,留下一串串艳丽的印迹。

    “司任……”她抱着他,却被他的侵袭淹没了神志,无力的感觉一点点蔓延,在他霸道的吻下,她慢慢娇喘起来。

    “绮绮……绮绮……”他从来没有如此急切过,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将她紧紧禁锢怀中。

    “啊——”她忍不住叫出声,一阵又一阵的刺激直挠着她的心底,她快要无力去承受。

    他忽地一把抱起她,让她跨坐在身上,卸下她身上的障碍,她雪白的肌肤在银色的月光下呈现透明色。胸前的蓓蕾在他的注视下而开放。

    “司……司任……”绮绮有点娇羞,想要拿手遮挡住胸前的春光,却被他一把拉下。

    “好美……”他的吻随即侵来,从那性感的锁骨,一路向下,一口含住那俏挺的花蕾。

    思绮低呼出声,手指*****他的发丝,紧紧抱着他,享受着他带给她的一波又一波的愉悦。

    “宝贝,帮我脱衣服……”他性感的嗓音在她的耳畔轻语。她颤抖着手去解他衬衣的钮扣。

    可是过了好久,她还是没有成功地帮他脱掉件衣服,他有点点不耐烦,将她轻轻置于床上,一下子卸下了身上的所有。

    “上来……”他拖起她,让她仍然跨坐身上。吻向她嫣红的唇时,他强大的灼热也急切地进入了她的柔软。她的惊呼声,全数淹没在了他的吻中……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暗暗的房间内,是男人粗重的喘息与女人娇柔的呻吟声,那一室的旖旎,连月亮都羞得躲入了云层的后方。

    ××××××××××××××××××××××××××××××××××××××××××××××

    今日还有一更。。。。亲们关注哈。。。也要去支持下颜的容容篇:http://novel.hongxiu./a/10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