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而站在边上的司任和思绮,则是望望这边,又望望那边。

    “朴树正,别以为你给我老婆整容了我就要迁就你,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我妹妹,我同样不会放过你……”司任的话还没说完,即被思绮拉扯着向后走。懒

    “那个……你们再协商,再协商……我们先回去了……”

    被思绮拖走的司任,一直到了电梯里还在愤怒着:“你拉我干嘛?他要是欺负阳阳怎么办?”

    “啊呀你笨啊……你没看到他们都亲上了……你还站在那里当电灯泡吗?”思绮忍不住白了眼司任。

    “就是因为那样我才急,阳阳要是被他吃豆腐……”

    “你真是的……朴树正那么优秀,做你妹夫不好吗?”思绮一下子截断他的话。

    好?有什么好?还不知道他安得是什么心?

    “哪怕他再优秀,我也不会同意!”司任怒着一张脸,一副说不通的样子。

    “为什么?你什么时候也变这样古板了?阳阳恋爱,难道还要经过你吗?”思绮一想到原来被阳阳踩伤脚的人是朴树正,就忍不住一阵感慨,这就是缘份吧?要不然那么多人,她怎么会偏偏踩到他呢?而且又是个才来中国两天的人,“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冥冥之中像是安排好的吗?”虫

    司任望了她眼,她一副沉浸在想像中的样子,可是……一想到朴树正和司阳在一起,或许不是因为爱着司阳……他的心就闷得透不过气,他可不认为朴树正对于思绮,只是医生对于病人的关系,任谁都能看出,他对于思绮的心。

    “如果他真能爱上阳阳,那么我会考虑,但是……如果他是另有目的,那么我会让他死得很惨!”他紧绷着一张脸走出电梯,甩下那句话。

    “司任拜托,他会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紧张过头了?”思绮跟着他走出电梯,随即追随上他的脚步。

    他望了她一眼:“什么目的?你会不知道?”他又是这样一副不真不假的口气,口气里略带着吃味和鄙夷。

    思绮深吸了口气:“司任……如果我和他之间有什么,早就有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如果他有什么目的,那么在日本的时候,他就也应该实施了,又为何要到中国,到你的地盘上来?还有,如果我会喜欢上他,那么我就不会回来,如果我爱着你,那么我就不会再爱上他……”

    思绮一口气,将心里想要说的话全说了出来,站在车子边上,他望着她,她亦望着他,胸口起伏地厉害。

    思绮心底的愤怒,在久久望着他之后,一下子全化为心酸,一股脑儿倾泄而出,眼前的人影渐渐模糊起来,她眨了下眼,瞬间有东西悄无声息的落下,脸颊上顿感凉凉一片。

    她没再理会他,转身就走。

    “谭思绮……”司任看着她的背影,一下子叫出声,而她却并没有理会他,一个劲向前走着。

    他一下子追了上去,攥住她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她紧紧圈在怀中。

    “司任你放开……你放开我……”思绮终于抑制不住地哭起来,而他也将手臂抱得更紧。

    “绮绮……绮绮……对不起,对不起……”她对他如此情意,他却还会有所怀疑,真是该死,真是该死。

    他紧紧抱着她,不顾她拼命的挣扎,不顾她的泪雨滂沱,他只是紧紧抱着她。

    “绮绮,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下次再也不会了,好不好……不要哭……不要哭……”他轻声软语地哄着她,她也渐渐止住了哭泣。

    靠在他温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其实这一刻,她是觉得最最幸福的时光。

    “司任,说好了要相拥到老,那么谁都不可以半途而废好不好?”她闷闷地说着。

    “好……”他轻轻地回答,却是来自内心深处最最真实的感受。他会一辈子伴着她,牵着她的手,他会一辈子对着她,不离不弃。

    两个相拥在一起的身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拉得老长老长……

    ×××××××××××××××红了容颜×××××××××××××××

    司阳回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半夜,碰到了下楼来倒开水的思绮。

    思绮忙奔到司阳的身边:“阳阳回来啦?”

    “嫂嫂?你怎么还没睡?”司阳看到思绮,眼神顿时乱晃起来,站在那里扭扭捏捏着。

    “哦,就要睡了……那个,朴医生的伤……很严重吗?”看他走路都有点颤微微的。

    “啊……”阳阳望着思绮,看到了她脸上的关心之色,心底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顿了下,还是问出口,“嫂嫂……你和他……就是那个朴医生……你们……很熟悉吗?”很要好三个字没敢说出口,只能换上了很熟悉。

    只是这样说着,而心里却是那样想着,以至于想得让人的心也跟着鼓动起来。

    思绮对于阳阳的话一怔,随即笑开:“朴医生应该算是我的恩人了吧,我对他很敬佩也很感激,他是个负责任的人,对待每一个病人,都是鞠躬尽瘁,一路陪着他们过来的……阳阳,他是个好人……”思绮没有更多华丽的词澡来介绍他,只能用最最普通最最平凡的词语,来形容朴树正——他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