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八章

红了容颜Ctrl+D 收藏本站

    阳阳忽然笑了,随后走向楼梯:“小嫂嫂我先去睡了……”

    “嗯,好……”思绮朝着她挥挥手,看着阳阳蹦跳的身影,眼里浮起在酒店和朴树正拥吻的一幕,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其实,朴树正和司阳……呵呵,挺配啊……懒

    思绮转身进入厨房间,却听到外面客厅的包包里手机在响着。

    今天怎么忘了将手机带到楼上了?她放下杯子忙跑向客厅,掏出了手机。

    屏幕上跳动的人的名字让她怔了下,这么晚了,他打电话……有什么事呢?

    思绮轻皱了下眉,下意识地望了楼上一眼,估计司任这会儿还在洗澡,然后忽地脑海中又闪现出朴树正受伤的脚,会不会是他的脚伤口又裂开了?

    她忙不迭地按下接听键。

    “喂,朴医生?有事吗?”她站在黑暗的客厅,听着那端的声响,感觉到心底的雷动,仿佛像是出墙的妻子般。她笑自己,有必要这个样子吗?她和朴树正之间,什么也没有啊。

    这样子提醒了自己之后,她也镇定了许多,坐到了沙发上,听着朴树正朗朗的声音。

    “没事就不能打是吗?”朴树正的声音里有着笑意,“思绮,明天我有空了,我想四处玩玩,你能有空吗?”虫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是来要她履行承诺来了,但却还是客气的加了句,你能有空吗?如果没有空怎么办?放任他一个人?

    思绮对着电话笑:“当然有空了,以前就说过要陪着你到处逛逛的,怎么能失约呢?”

    “呵……”朴树正轻笑,顿了下,又说着,“可是过两天就是你大婚,你会空得出来?”他很是怀疑。

    “放心吧,那些啊,司任和妈妈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只要乖乖等着到时候做新娘就可以了……”黑暗中,思绮一脸幸福的笑。

    “很幸福的女人啊……”他不禁感叹,“你陪着我到处玩,司任不会吃醋吗?”

    “不会,你是我最最敬重的医生,也是我的大恩人,他吃那些干醋干嘛呀……”思绮兀自笑着,而电话那端却一下子沉默下来。

    过了良久,才听得他呐呐的说了句:“我睡了,明天见……”

    “哦,好,明天见吧……”

    思绮挂了电话,拿起茶杯转身上楼,却顿时怔在了那里,司任站在楼梯上,眼望着她,久久望着,没有开口说话。

    思绮一下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手足无措起来:“司……司任,怎么了?”

    “谁的电话?”他的声音倒显得平静无波,而脸背着光,也看不大清脸上的表情。只是还没有听到思绮的回答,他又阴阳怪气的说了句,“这么晚了……”

    是啊,是挺晚了,都快要十二点了。快要半夜了,一个男人还给一个女人打电话,怎么说也有点百口莫辩的感觉。

    思绮淡淡笑笑:“是朴医生的,他说明天有空了,问我有没有空陪他去景点转转……”

    他好像是微微愣了下,然后转过身向卧室走去,转过身之时撂下句话:“明天叫上阳阳一块吧……”

    思绮却呆在那里,想了好久也没有想明白,他这是一下子想通了要给阳阳和朴树正机会,还是只是想要阳阳来监督她和朴树正?只是不管哪一个,她都会让结果变成一个,那就是——她会制造一切的机会,让阳阳和朴树正单独相处。

    “司任……”思绮想着,忙追上前面人的步伐。

    “司任要不你也一起啊?你不是好久没休息了?刚好休息一天在婚前散散心……”

    “我没空……”她的话还没说完,他随即皱了眉头,想着要和那个朴医生一起呆上一整天时间,他就浑身不自在。

    “真扫兴……”思绮被他直截了当的回答,让刚刚升起的兴致一下子焉了下去。越过他,径直朝着卧室走去。

    司任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向上扬起。

    第二天,思绮早早就起了床,敲开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司阳的房门。

    “阳阳,快起来快起来……”

    司阳揉着惺忪的睡眼,在看到她时不禁哀嚎出声:“小嫂嫂啊,你干嘛呀?现在才几点,你让不让人活啊……”

    “死丫,都快七点了,起床起床……快快快……”思绮将窝在被窝里的人儿使劲拖起。

    “小嫂嫂,你要干嘛?你要不说,我就不起……”阳阳死命拉住被子,就是不肯起来。

    “我想去逛逛啊,你陪我啊……”

    “逛?”一说到逛,阳阳的半眯着的眼瞬间睁大,思路也一下子清醒,“好啊好啊,逛街我最喜欢了……你要去哪逛?我陪你……你等我哦,十分钟,哦不……五分钟吧……五分钟就够了……”

    思绮一脸惊呆着望着司阳一逼如狂风卷落叶般的速度冲进了卫生间,不禁摇了摇头,早知道说逛之后会是这样一副场景,那她早就说了,也不用这样费力的将她从被窝里拉出来,而结果还是没有拉出。

    ××××××××××××××××××××××××××××××××××××××××××